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一股股热精射进姐姐的阴道-载

一股股热精射进姐姐的阴道-载
小镜子,另一手把包着肉屄口的鲜红色肉唇压了开来,在两片肉唇之间,流着一些透明而滑腻腻的液体,里面的嫩肉,颜色美艳,因为沾上那种液体的关係,看起来也是油亮亮的,光亮红润的肉膜中间,就是那开着凹字形口的蜜穴,姐姐用指尖拨开那个蜜穴口,中指伸入屄花瓣中的那个小肉洞,一下子洞口便流出了乳白色的汁液,那应该是姐姐身体里的爱液啊!  


随着中指的插动,花瓣似的两片阴唇不停地往里面缩,姐姐的手指再往下揉去,阴部下方是她的会阴部分,再里面一点则是她屁股肉包着的浅咖啡色肛门,她的手指现在压着屁股的嫩肉,露出粉红色的小肉洞,那个洞在她的阴户底下显得很鲜明,原本闭合着而带些皱摺的小洞口,被姐姐的手指压了开来,她竟也插入一根指头!  


只听她糊地叫了两声,中指的关节就消失在小洞口里了,姐姐的动作有时弯弯地插弄着,有时轻轻地勾动起来,随着肉缝里淌出来的淫液,中指的动作越来越快,那个屁股洞就好像紧紧地吸住了她的手指,让她有一股淫乐的喜悦,姐姐因为全身的兴奋而尖叫了一声,娇躯配合着中指搓揉的速度不停地扭动着。姐姐又狂扭了一阵子,大概觉得不太过瘾,抽出卫生纸仔细地擦乾湿淋淋的淫水,然后把放在一旁的电动阳具轻轻地靠近股间,开始又在流着淫水的屄唇间揉擦着。  


那两瓣花蕊般的小阴唇因完全充血而膨胀,左右微飧,姐姐稍稍用力地压下假阳具粗大的头部,逼开两片小阴唇,黏稠的汁液马上浸湿了假阳具的顶端,姐姐又轻轻拉出假阳具,把湿淋淋的头部在她小阴唇附近摩擦着,剎那间,她似是产生了刺痛般的快感地『啊』了一声!姐姐发出满足的快感后,接着叹息一声,按下了假阳具的开关,只见假阳具的整根本体产生了小幅度的震动,大概那种震动的接触使姐姐非常美妙,姐姐的娇靥上又显出淫浪的表情,瞇着媚眼享受着它带来的乐趣。震动拨开了姐姐下体浓密的阴毛,原来被围绕着的小肉芽也吐了出来,像是发出流水声般地溢出了大量的淫液,姐姐的肛门部位也产生了一紧一缩的现像!  


姐姐闭着媚眼喃喃地哼着:「啊啊……我我不行了……快插进来吧……」  

姐姐那二十妙龄的柔媚、丰满、成熟的女体开始在床上狂乱地晃动着,那假阳具随着她的哼声慢慢地推开了小肉缝,原来的震动变成了更猛烈的扭动,像一条游动的蛇般钻进了她的阴户里。  


受到异物入侵的刺激,姐姐阴户洞口的嫩肉膜也开始蠕动。窄小的肉洞里,假阳具和淫媚的嫩肉互相推挤着,从小肉洞的缝隙旁溢出了一波波的淫液,好像在增加着润滑的效果。  


姐姐发出强烈的甜美快感的淫浪的哼叫声:『啊啊……喔喔……』,她扭腰摆臀,十足的变成了思春的浪妇。姐姐不停地变换着假阳具插入肉洞的角度,有时向左右扭转,偶而也前后抽插着,深深插入时假阳具根部的突起正好顶在发涨的小肉芽上,这时姐姐的媚眼中似闪出极度的快感,肉缝里流出来的淫液,不仅溢满了她的会阴部、小屁眼,也流到了她大肥臀下的床单上,沾满黏液的床单也产生波纹般皱成一团。可是对已经陷入疯狂的快感里的姐姐来说,那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她只求获得更甜美的喜悦,姐姐的身子充满紧绷着的感觉,挺直地像根木头般,好像由榛首到脚尖的所有肌肤都绷直了,只有那对漂亮的丰满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轻微颤动而左右不停地摇晃着。  


「啊……泄…泄了……喔喔』  

这时候我感到一阵凉意从我的后背升起,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地板上。我看到姐姐有起床的意思,我急忙跑回我的房间,这天晚上我在我的床上一共射了六次才睡着。  


从这件事以后,我知道了成熟的姐姐十分思春,好需要男人的阴茎的滋润的,但是我又怎样才能和姐姐做爱呢?第二天我想了一天终于想去来了一个好办法了。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对姐姐说,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和姐姐一起睡。姐姐问我为什幺?我说我有一点不舒服。姐姐一听我说不舒服,马上就问我有不有大问题?我说现在没有,晚上就不一定,所以我想和你一起睡,如果晚上有什幺事的话,你可以照看我。  


姐姐听了以后,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到了晚上,我就先去睡了,我把自己脱得精光,阳具早已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我假装成是熟睡的样了,等待姐姐到来。不一会儿,姐姐就进来了,她脱去外衣,掀开被子,发现我脱光躺着睡,当然也看到了我的高昂涨硬的阳具!我闭着眼,但却瞇成一线偷看。只见姐姐霎时间显得十分羞怒,粉脸飞红,但瞬间又转为惊喜的神态!  


我当然知道,姐姐其实是个外冷内热,密实的女人。结婚以后,自是和姐夫有过性爱,现在已有半年没有再获得那种欲仙欲死的快乐,所以才会用假阳具手淫。  

看到我下体的那根足有十六公分长的雄壮阳具,姐姐不由得用玉手抚住她的小嘴,愣得呆呆地站在床前。只见她不自觉地伸手到她的小内裤里磨擦着,可能她那已有半年没和真人的大鸡巴接触过的小肉穴儿,已经湿淋淋了吧!  


隔了一会,只听见姐姐小嘴儿里轻叹了一声,媚眼里射出慾念的火花,一面偷看我是不是还在睡觉,大屁股坐上了的床沿,迟疑了一会儿,慢慢地俯下身子,用一只手握着我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张开了她的小嘴,轻柔地含起了我那鸡巴顶上的大龟头。  


我偷偷地睁开眼睛,只见姐姐正用她的左手轻扶着我的大鸡巴,低头淫浪地伸出香舌舐着我的马眼,那张小巧性感的香唇正不停地套弄着大龟头边的棱沟。我的大鸡巴涨得更大了,龟头像只涂了紫红油漆的小鸡蛋,塞得她的小嘴儿里快含不住了,姐姐才赶忙把它吐了出来,用手握住大龟头,玉指在紫亮嘟嘟的鸡巴头上的肉轻抚着、逗弄着,她的右手则握着粗大的鸡巴轻轻地套弄着。  


姐姐边玩我的大鸡巴,一边小嘴儿里还轻轻地叹着声道:「哎呀!好硬!好粗!好大!没想到我的小弟已是大人了………真是特大号的鸡巴哪!」  

我那根本来就粗逾常人的大鸡巴,经过她的逗弄捏抚下,此时更是硬涨得像枝大号手电筒,龟头胀得像顶小钢盔,顶在鸡巴头上,这时已被姐姐吸吮得火红而发紫,整根的大鸡巴也一抖一抖地,在姐姐的小手儿里颤动着,两手交递紧握着,还有四分分多露在外面哪!  


姐姐站起身来,很快就把她身上的衣裙全部脱掉,一丝不挂,娇躯赤裸裸地站在我的床前。只见她全身雪白、丰满滑嫩的胴体,挺翘的肉峰,纤纤的细腰,肥凸的雪臀,修长的玉腿,而她正用那对浪得出水来的媚眼,漾着勾魂的秋波,柔柔地看着装睡的我呢!  


姐姐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是越看越爱的模样,忍不住又弯下身,再度握着我的大鸡巴,伸出香舌沿着马眼,一路从顶端舐到根部,到了那毛茸茸的阴曩边,更是饥不择食地张口将我那两颗肥硕的睪丸含进小嘴儿里,吞吐吸吮着。我这时候已经快忍不住了,想站起来马上和姐姐性交,可是我想到如果要长期和姐姐性交,这时候就一定要忍住,不让她看出破绽来。终于姐姐在我射了三次以后停了下来,我也不一会儿就睡熟了。  


第二天,我装作毫无所觉,姐姐也什幺也不说,只是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给我吃,我知道她是在给我补充精力,我也当什幺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第二天回家的时候,我装着很不高兴的样子。姐姐问我为什幺,我说我的《人体结构学》肯定考不过。姐姐问为什幺?我便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图,对姐姐说,你看吧,我们的考题就有这个可是我一点都不懂,其实这是我从一个黄色网站上打印下来的,是一个女性的生殖器官,上面还有包括花心、G点、口交、乳交、性交等等36大招式。  


姐姐看了下,说:「你别怕,姐可以帮助你的,这些我给你讲……」  

姐姐就认认真真地给我讲了起来。  

可是我的用意本来就不是这些,所以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姐姐讲完以后,问我听懂了没有的时候,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姐姐问我在想什幺?我说:「没想什幺,只是仍没懂……要是有一个实物图就好了。」  


姐姐先是脸一红,不过她马上就恢复过来了。她说,你等一会儿拿着这张图进我房来。我问姐姐说:「做什幺?」她说:「你等一会儿,进来就知道了。」  

我等了一会儿我就走进姐姐的卧室,只见姐姐全身脱得精光,两只脚弯曲着。姐姐说:「你对照着图,看我个实物图好吗?」  

我说:「好的!姐姐,我太感谢你了!」  

于是我就对照着图看了起来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姐姐的阴户。她的阴毛又黑又多,连大阴唇上都有。小阴唇的形状像两片肥厚的玫瑰花办,因为充血而向两边张开,露出中间湿润的粉红色。  


我看了不到五秒钟,情慾已十分高张。我对姐姐说:「我看懂了,可是这上面还有口交等知识,我可不可以试一下?」  

姐姐点点了头说:「可以。」  

于是我俯下身子,深深吸一口弥漫着阴户味道的空气,开始亲吻姐姐的肉唇,还把姐姐的小阴唇依次含到嘴里吸吮,然后用手把两片花瓣轻轻的拉向两旁,舌尖沿着微微张开的阴道口舔了一圈。伴着姐姐的呻吟,我把大半个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模仿着A片上的动作进进出出。  


过了几分钟,我的舌尖向上移动,在尿道口轻点一下,然后把姐姐的阴核吸到嘴里。姐姐长抽一口气,用手扶住我的头。我紧抱住她的大腿,同时用舌尖快速地摩擦她的阴核。姐姐的呻吟越来越频繁,两手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的阴户上。  


又舔了好几分钟,姐姐突然抬起屁股,阴户向前挺,同时两条腿夹紧我的头,嗓子里发出嘶叫一样的声音。这个姿势持续了十几秒钟,然后她安静下来,身体也瘫软在床上。我抬起头,看到她闭着眼睛,呼吸仍有些急促,但脸上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放鬆和满足。姐姐一动不动地躺了几分钟,睁开眼睛朝我笑着,笑容里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娇羞。  


我又接着问姐姐「花心」是什幺?  

姐姐说花心是看不到的,只有用你的鸡巴去感受的。  

我问她我可以进去感受吗?  

姐姐说可以的。  

于是我便马上脱光了衣服,露出了我的大鸡巴的。姐姐略抬起屁股,任我脱下她的内裤。我一手分开她的小阴唇,一手把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屁股朝前一挺,涨得火热铁硬的龟头就滑进姐姐滑润的阴道!  


我恨不得立时一插到底,但是决定不让我和姐姐的第一次接触结束得太快。  

我一分一分地插进去,每进一分就像我的整个人都逐步滑进姐姐的身体!我觉得有点像做梦,周围的世界化成雾一样的虚空,唯一能証明我存在的就是从鸡巴上传来的难以形容的阵阵快感。  


突然,我的鸡巴头碰到一团突起的软肉〔姐姐的子宫颈!〕。她呻吟一声,轻轻说:「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插到底了。」  

我低头看看两人联接的地方,说:「还差五公分就全进去了。」  

姐姐用手指摸摸留在外面的鸡巴,略带犹豫地说:「你进得慢一点。」  

我慢慢前推,鸡巴头挤入那团软肉中的间隙,突过一道瓶颈,终于抵到姐姐的阴户最深处。  

姐姐等我连根尽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绷紧的身体鬆弛下来,然后噗嗤一笑,小声说:「你的鸡巴……鸡巴头……已顶进姐姐的屄花心……子宫了,现在弄明白了吗?」  


我笑着回答:「第一次清理出路径,以后就是轻车熟路了。」  

边说边把鸡巴抽出,立即又一插到底。  

毕竟是第一次真正的性交!才深插了三十来下,我便感到一股强烈的酥痒感,从鸡巴传入大脑,瞬即扩展到全身,小肚子里一阵痉挛,我赶紧一插到底,让鸡巴全根插入,龟头挤过那团软肉的瓶颈,进入姐姐的子宫花蕊,精液像决堤的洪水,一波一波地喷进姐姐的子宫深处。精射完了,我也附身瘫倒在姐姐身上。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几分钟,醒来发觉还趴在姐姐身上,鸡巴又已胀硬了,仍塞在她的阴户里面。她妩媚地看着我,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在轻轻地抚摩我的头髮。  


我轻轻地亲了她一下,说:「姐姐,好姐姐,妳是我的,我爱你!」我的下身一动,便开始抽插了起来………。  

姐姐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一任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中飞快的抽插……。五分钟后,我又射了。  

「你的东西流出来了,快帮我擦擦。」姐姐说。  

我从茶几上抓起几张棉纸,擦去从她那微张的阴道口缓缓流出的乳白色的精液。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姐,我……我买了避孕套……但忘了戴了……我在妳的屄花心射了精……妳会不会怀孕?」我结结巴免费菠萝视频app下巴地说。  

姐姐把棉纸夹在阴户中,坐起身来,吻了我一下:「别担心,我的月经前天刚完,现在是「安全期」……。小虎,咱们到床上去好幺?」  

那天晚上,我和姐姐又再玩了四次。这四次不同于第一次是,我很能控制冲动的激情,每次都要在姐姐的阴户内冲刺十五分钟左右,才痛快淋漓的在姐姐体内射精。尽情性爱了近四小时,我和姐都已十分满足,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只见姐姐一只胳膊支在枕头上,撑起上半身,正静静地看着我。我想起昨天晚上,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姐,你在看甚幺?」  

「我在看我的坏弟弟,好男人。」姐姐把脸贴在我的胸前,轻轻地说。  

我一边抚摸她的脊背和屁股,一边小声问:「姐,你昨天晚上舒服幺?我比姐夫如何?」  

姐姐嗯了一声,脸上红红地说:「你好能干,你比他强太多了……我的下面现在还有些火辣辣的。」  

我亲了她一下,笑着说:「对不起,我将功赎罪,给你舔舔吧。」  

我本来以为姐姐会拒绝,谁知她有些害羞地点点头说:「我先去洗一洗。」  

我翻身把她压在床上,笑着说:「就这样舔更有滋味。」  

姐姐挣扎着说:「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洗,你不嫌髒我还嫌髒呢。你要是这样舔,过一会可不许亲我的嘴!」  

「一言为定。」我边笑边分开姐姐的两腿,趁她来不及反应,一口把她的半个阴户含到嘴里。  

不到两分钟,姐姐就「来」了。我爬到她的身上,轻轻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  

姐姐睁开眼,假装生气地说:「你的嘴那幺骚,不许亲我。」  

我又亲她一下,说:「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饶了你。」  

姐姐偏头躲开我的嘴问:「甚幺条件?」  

「你得告诉我嘴上的骚味是从哪里来的。」  

「我偏不说。」姐姐笑着用手捂住嘴,防备我再亲她。  

我伸出右手放在她的胳肢窝里问:「说不说?」  

姐姐怕痒,连忙讨饶:「我说,是我下面的味。」  

「不具体!」我得理不让人,挠了她一下。  

姐姐笑着说:「小虎,求求你,别挠了。你把手拿开我就说。」  

见我同意了,她把嘴贴到我的耳朵上,小声地说:「你嘴上的臊味是我屄里的臊味。满意了吧?小坏蛋!」说完紧紧抱住我。  

我再也忍不住身体的接触和言语的挑逗,一边发疯似地亲吻姐姐,一边腾出一只手,把鸡巴插进姐姐的阴户。  

姐姐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上下晃动。她一刻不停地吻我,直到我射精。她抚摸着我的脸,轻声说:「小虎,你真能干!真行!」  

我的心里充满对她的爱,一个问题油然而生:「姐,以后让我做妳的男人,好吗?」  

姐姐先是愣一愣,接着噗嗤地笑了,她亲了我一下,避开我的目光说:「小虎,你已是我的男人了!」  

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姐姐,我可以搬进你房,跟你一起住可以幺?」  

姐姐点点头,忽然脸红了:「你今天去买些避孕药好吗?」  

「唔……我买些避孕套,你就不用吃药了。」我主动建议。  

姐姐的脸更红了:「我不想和你隔着一层。」  

「姐,我爱你!」在那一刻,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字眼。  

我和姐姐成了无名有实的夫妻。我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和姐姐做爱,但她坚持我要有节制,说太频繁了对我的身体不好。我仍旧想方设法地帮她做家务,她并不完全拒绝,说分担一些家务对男人有好处。白天姐姐学英语,我去学校﹔晚饭后,我们有时天南地北的聊天,有时偎在一起看电视………。我们喜欢把身体贴在一起,随着音乐慢慢跳舞。这种时候,我喜欢把手从后面伸到姐姐的内裤里,轻轻抚摸她的光滑而富有弹性的屁股。  


我对生活满意极了,心里甜丝丝的。  

我只有一件心事,就是姐姐在性交的时候,虽然分泌许多爱液,有从没有达到过性书描述的那种“一洩如注”的高潮。  

我那时的性知识实在有限,只好再求助于互联网。有位好心的网友“美心大姐”给我画了女性生殖器的剖面图,然后在阴道前壁的一个位置上特别标明:「从阴道口进去两、三公分的地方很敏感,叫做G点。你开始时先用手指抠那里,如果你姐姐有要小便的感觉,位置就找对了。持续刺激下去,有些女人就能产生一种比舐阴核更强烈的高潮。但,也并非万灵: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有G点高潮。」  


我连连道谢。美心说她希望我能成功:「让你姐姐感到你真心爱她,比任何别的东西都重要。另外,抠之前一定要剪指甲,否则不安全。」。  

当天晚上,我一边给姐姐舔阴户,一边照美心说的,用食指和中指按摩她的阴道前壁。开始时,姐姐没有反应。揉了一会,姐姐突然说:「别乱抠。你弄得我想尿尿。」  


我心里一喜,说:「你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  

事实証明我太乐观了。不但手指的按摩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而且我还发现,鸡巴头很难触到G点,因为那个部位的阴道向小腹的方向凹进去,不在抽插的轨迹上。我连续试了一个多星期,除了姐姐对手指抠揉所造成的小便感觉开始习以为常之外,我没有任何进展。也许凯丽说得对,不是每个女人都有G点高潮。  


三月中旬,学校举行四天的外埠旅行。我们在那里住了三天,我想念姐姐,归心似箭。我回到家里已经是第四天傍晚。  

姐姐为我摆上大米稀饭和从中国城买的酱菜,说刚旅行,吃些清淡的好。我匆匆吃了几口,算是交差。然后把姐姐揽在怀里,一个吻持续了好几分钟。  

我换口气,一边轻轻咬她的耳垂一边问:「姐,你想我吗?」  
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姐姐把脸靠在我的肩上,嗯了一声。  

「是想我还是想我的鸡巴?」我得寸进尺。  

姐姐亲了我一下,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都想。」  

我拉她坐在沙发上,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衣,用拇指和食指捻揉她那已经涨硬的乳头。姐姐的呼吸声变的越来越粗。忽然,她用嘶哑的声音贴着我的耳边问:「你真的喜欢我的有臊味吗?」  


我第一次听到姐姐主动说髒话,兴奋地点点头。  

姐姐接着说:「我今天早上没有洗,给你留着呢。」  

我在她的乳头上捏了一下,笑着说:「难怪刚才只有米粥和鹹菜。原来好菜还留在后面」  

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跑进卧室,拿出一床厚被铺在餐桌上,又拿来一个枕头。然后我把姐姐从沙发上拉起,三下两下脱光她的衣服,抱起她一丝不挂的身体放在餐桌上。我抬起她的两腿推到她胸前,又把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她的阴户成为全身最凸出的部分。  


我拉过一把椅子坐在餐桌前,轻轻分开她的阴唇,笑着说:「最后一道菜的名字叫晨蚌含露。」我怕姐姐听不懂,从她的两腿间看着她说:「早晨的晨,蚌就是这个。」我把她的阴唇开合了几次,接着说:「至于蚌里面含的露水嘛,是这道菜的精华。」  


因为她的阴户离我的脸只有十来分远,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骚味。不等姐姐回应,我略一低头,把脸埋进淫露充盈的「肉蚌」之间。  

我吮舔了一会儿,姐姐突然推开我的头,哑着嗓子说:「我不要嘴,要你的鸡巴。」  

我站起身,一手分开她的小阴唇,一手把紫红发亮的鸡巴头对準了莲瓣微开的阴道口,身子一挺,小半根鸡巴消失在她的阴户里。我正要乘兴挺进,忽然想到姐姐的屁股位置高,我是从下面向前上方插,这时的鸡巴头正对着G点。我推推枕头,把她的下身垫得更高。然后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下压,另一只手扶住鸡巴,瞄準G点用力动。过了十几分钟,我已经汗流夹背,姐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阵阵酥痒从鸡巴传遍全身。我再也坚持不住,一股股热精射进姐姐的阴道。  


姐姐显然知道我射精了,喘着气求我:「别,别停下!」边说边前后摇动着身体,主动起我来。  

幸好我的鸡巴在射精后没有马上软下去。我吸一口气,配合着姐姐的动作,对準G点反复顶插。又  
顶二、三十下,姐姐突然全身绷紧,整个阴道剧烈地抽动,喉头髮出尖细的声音。  

「成功了!」我刚来得及想完这三个字,只见一股液体从姐姐的肉户中喷出,一直喷到我的胸脯上。我开始以为是眼花了,但很快发现不是错觉。液体是从她的尿道里射出来的,总共喷了四次,前三次力量很大,直射到我的身上,最后一次显得有气无力。姐姐的阴道也是溼淋淋的,裹着我的鸡巴,一张一合的,不住的抽搐,她的身体也瘫软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姐姐才睁开眼睛,把我拉到她身边,亲了我一下,喃喃地说:「小虎,你肏死姐姐了……把我抱到床上去好吗?」  

我抱起她柔软的身体,走进卧室。我抚摸着她的头髮问:「姐姐,你刚才舒服吗?」  

「嗯,你真好。」姐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说。  

「刚才是什幺感觉?」我问。  

姐姐想了几秒钟,好像是在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然后慢慢的说:「你当时舔得很舒服,可是我总觉得里边空空的,想要你。从一开始,你就捅得我想尿尿。我先是忍着,后来就觉得挺舒服。再后来我也说不清,只是想让你不停地捅那个地方。再后来,我觉得下半身像化了一样,控制不了。」姐姐中途停住,脸变得通红,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有些不知所措地说:「我刚才是不是尿尿了?」  


我亲亲她的额头,笑着回答:「不光尿尿,而且尿得很高,喷了我一身!」  

姐姐的脸更红了:「我觉得控制不住,当时也不想控制,下面一鬆,好像整个身体都化成水流走了。我下次试试,也许能憋住。」  

看着她那不知所措的样子,我搂住她,说:「姐,只要你舒服,什幺时候想尿就尿。不用憋住。大不了以后在身下多垫几层浴巾。」  

「你对我真好。」姐姐头靠着我的胸脯说。  

我笑笑再说:「看着你的像间歇喷泉一样,朝上喷水是件很刺激的事,但愿以后年年喷、月月喷、日日喷!」  

「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姐姐在我的肩膀上轻咬一下。  

「姐,以前每次都是我一人射精,未免不公平。从现在开始,我射精,你喷尿,这才算真正的男女平等。」  

我停了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接着说:「我以前下过保証,要好好照顾你,让你享福,到今天才算兑现了一点。」  

姐姐没等我说完,就格格儿地笑起来。好一会,她才停住笑,假装认真地说:「你倒真是个好弟弟,能把你姐肏得小便失禁。天下能跟你比的还真不多!」  

很久以后,我才从书本上得知姐姐喷射的不是尿,而是和男人的精液相似的液体。当然里面没有精子。凯丽是对的,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G点高潮。而且有G点高潮的人,也不全会射精。至于姐姐能把精喷得很远,可能和她有多年的舞蹈训练,盆腔肌肉发达有关。  


就这样我和姐姐的关係,一直到现在还继续着。我现在已经廿岁了,身高1米80,鸡巴也长逾20公分,每次和姐姐性交,至少要抽插半小时以上,才能射出。芳龄廿六岁的姐姐,身材也更丰满了,姐身高168,三围是34d-23-34,可爱极了。  


一年前我已有了女朋友,也已有了性关係;可是在家时,每天晚上还是一样的在姐姐的床上渡过的。  

家里面我卧间的床,纯粹就是一个摆设,我晚上是在姐姐床上过夜的。和姐姐的做爱是「马拉松」式的,一般是从星期六晚上开始,一直到星期日中午。每逢这时,我的鸡巴几乎从不离开她的阴户,连睡觉时都插在里面。  


姐姐也给我说过,要我多照顾一下我的女朋友的。她每次给我这幺说,我都说「知道、照办。」但我和姐姐的关係,却从未中断,我还十分想让姐姐给我生一个小宝宝的。

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