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苹果游泳-载

苹果游泳-载
玩弄乳头时来得还要强烈。
这下可好了,难道每上一次厕所,就等同自慰一次吗?
从浴室出来时,我上下其手地又摸乳房、又碰私处。所得到的刺激反应却一次比一次小。
嗯,也许我渐渐开始习惯这个身体了吧。
哪知当我走过穿衣镜,看到镜中那名性感尤物的身影后,胸部和下体被触摸的地方立刻又有了刺激的反应。
哈,这下我知道了。女生跟男生一样,越有淫意,反应越激烈。可是这样一来会很惨,因为我的色心是对女生而起,难不成要我做个同性恋?
不行,我不要当同性恋,我也拒绝去爱男生。
三个月的时间太长了。我一定要想办法跟他拼,设法重新取回男性的身分。
可是,我该如何跟他拼呢?他是男人,又是魔界中人,而我……
我只是一名弱女子而已。
这心湖里的自然声音,既使我害怕,也使我了然。我望着空荡荡的下体,终于明白那根小棒子的威力;它不只是性别上的标示,同时也是一切斗志、野心、暴力、征服慾……强度的分野。
越想就越想挣回男儿身,可是一想到争斗,属于女性自然的无力感便拢罩所有的情绪。
不是所有女人都这样柔弱,应该也有斗志和野心很高的吧。
啊,没想到才想了想,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真是没用到了极点。
由于赤裸过久,我感到有些凉意,于是想为自己加件衣衫。打开衣橱一看,当场傻了眼,这里面最起码有我以前男性衣物的十倍之多。而且服饰的种类多到眼花撩乱,就连随性可穿的t恤、牛仔裤都有好多不同的款式花样。
以我目前的状况,我不会有任何想要出门的打算。在家里穿什幺最惬意呢?当然是随时可向床报到的睡衣啰。我翻来找去,只找到丝质的细肩带睡衣裙和纯棉的小可爱三角裤最贴近以前夏天睡觉的印象──背心和内裤。
当我的身体滑进睡衣和小裤裤中时,那丝质的滑顺触感让我惊艳了一下。男生的衣服很少有这样疼爱肌肤的触感。只是现在的我,连抚摸自己的肌肤都有种说不出的舒服,穿上这样丝滑的衣物,更像是在做一种敏感的抚触。
虽然穿着女生的衣服感觉怪怪的,不过我还满喜欢这样的触感。穿衣服其实是件小事,当我忽然感到刚穿上的小可爱裤裤湿湿的,大麻烦才刚刚来到。低头一看,裤裆竟然有一片血迹。
天啊,原来我的那个来了!
这下怎幺办?我先用纸巾将下体擦拭乾净,然后到处翻找卫生棉。结果不但被我找到了,还找到一大堆不同种类的……手忙脚乱到不知如何是好时,瞥见桌上有本像是日誌的书籍。
『女性生活指南──重点入门』
太好了,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翻阅目录,找到了『月事篇』,看看有没有什幺救急的方案。
天啊,我晕。光卫生棉的种类,就有一般型、夜安型、护垫,和棉条……各有各适用的时机。我耐着性子浏览了一下,书上建议,如果下体已经弄脏,就乾脆洗个澡重新来过。
于是我跑去浴室洗澡。墙上挂的品品罐罐种类繁多,就是不见一个简单的肥皂。不管那幺多,只要剔除洗髮精和润髮乳,剩下的大该就是洗洁身体用的吧。
不过还没洗到身体,头髮上面就已经出了乱子。我向来倒完洗髮精,就在头皮上搓呀抓的。这招显然不适用了。那披肩的长髮,使我仰也不是,俯也不是,极难处理。最后发现弯腰低头,让头髮自然垂下最好冲洗。只是一不小心力道过大时,仍痛得我是哇哇叫。
光洗个头,就已经花掉我平时洗澡的所有时间。只是接下来身体这一关,更是难上加难。我一摸上乳房,就忍不住多玩弄了几把。等到我想到其实我在洗澡时,又一个平时我洗澡所需的时间过去了。
然后我摸到了下体。
该怎幺洗?
以前很简单,抓在手上搓搓挤挤就差不多了。现在呢,我连怎幺打上肥皂都不知道。想了一下,我在手指上沾了些刚才洗身体用的洁肤液,微微张开双腿,然后轻轻将手指送了进去。
嗯,虽然感觉有些异样,不过里面似乎非常柔软。于是我又塞了另一根手指进去。喔……异样的感觉强烈了些,不过柔软依旧。我不敢多弄,因为指甲刮到阴道的经验并不愉快。
好了,现在洗洁液打进去了。可是该怎幺清洗呢?
我首先将手上的肥皂洗净,下去摸了两圈,再洗净。可是这样太慢了,我索性拿起莲蓬头,对着私处直接喷洒。
喔,这感觉还算不错哩。
终于,我洗到了双腿。啊,这双修长匀称的玉腿,真是令人爱不释手。我搓揉了好久,色意渐起。可是我要干什幺呢?自恋吗?找自己做爱吗?无奈之余,我将身上所有的肥皂泡沫冲去。
擦乾身体后,头顶的那三千烦恼丝,又重新惹毛了我。不论我怎幺擦拭,除了扯痛自己外,湿溚溚的状况一点也没有改进。最后我祭出吹风机伺候,终于才弄得有些半湿不乾的。得,我很满意了。因为我穿的是细肩带的睡衣,髮稍打在肩上有点凉意无所谓,只要不会弄湿衣服就行了。
哈哈,我洗完澡了!在重新穿回睡衣后,我骄傲的握拳顿垂,这实在是一项了不起的任务,虽然花了我平时洗澡三倍以上的时间。同时我也体认到,女生的上面和下面都比男生来得难打理,这或许也是女生比男生更需要维持清洁的原因吧。
不过问题其实才回到原点。我还没为自己的月事做好安全措施呢。那本笔记在每个章节的后面,都有附注若苹原有的习惯,目前的情形她是以卫生棉条加护垫来做双重的保护。
护垫有听过,但棉条是什幺?看来是要将这玩意置入下体内。以前有看过女用的情趣玩具,安装棉条不是等同自慰吗?
应该不至于。根据刚才洗澡的经验,异物进入下体不一定会爽,还可能引起不舒服的感觉。不过里面相当柔软,相对情趣玩具的尺寸,卫生棉条算是小巫见大巫了。这可能也是为何女人总是要求男人那话儿要粗大的原因了。
卫生棉条的外观很有趣,像极了放大的蝌蚪或是……呃,精虫?它是由前后两根外管和内管所组成,有点像注射用的针筒,只是里面中空,放置棉条和荡出来的棉线而已。外管的前端有破痕,成圆弧形,方便棉条挤出管外。使用方法很简单,就是将外管塞入阴道内,然后以注射的方式将内管往前推送,直到外管与内管完全重合,将棉条挤出导管而停留在阴道内为止。
这个……说得容易,做起来会轻鬆吗?我按照书上的指示方法拿起棉条,张开双腿,弯腰微蹲,心情忽然开始紧张起来。我用另一只手轻轻拨开花瓣……奇怪,洞口究竟在哪里?我维持着姿势,跑到穿衣镜前,希望能够看个清楚……
算了,凭感觉吧。
喔……痛!棉条导管不像我的手指,遇到状况不对可以转弯,直塞的结果,让我感到异常的难过。我太紧张了,只想赶快结束过程,一感到棉条已经完全被推出导管之外,就匆匆拔出导管。
喔……难过!笔记上说什幺坐、卧、跑、跳,都不会察觉它的存在,根本是骗人的。光直直地站着,就有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传来。撑不了多久,我决定将它取出。
取出的过程又再度痛苦了一遍,有些像硬块般的大便磨过肛门的感觉。不过说到肛门,我发现阴道其实也有推挤的力量,只是我还不知如何使用而已。我稍稍用力,取出时的难过便减轻了许多。
真可恶!做女人真有这幺难吗?我决定再尝试一次。我再仔细阅读了一遍使用说明,这回我拿起棉条,先在导管前端涂抹了一点润滑剂,而在张开双腿,弯腰微蹲后,我深呼吸了一下,放鬆心情,阴道也自然鬆弛下来,不再那幺紧绷了。根据刚才失败的经验,阴道其实是有角度的,不能如此莽撞地直上直下……
我忽然想起以前在和女生做爱时,总为自己致命的一击所带来的征服快感而骄傲,而激动不已。现在终于知道,那样的蛮横对女生有多痛苦了。
咦?外管很顺利地就滑入了阴道内,我再缓缓推送内管,一感到不适,就调整角度,深呼吸一下。很快地,内管便已推挤到顶了。
成功了吗?
我取出导管,让棉线自然垂下,然后再用手指让它贴卡在股沟内。嗯,一切是那幺地美妙。我跳了跳,蹲了蹲,又大步行走,几乎无法察觉它的存在,偶尔还传来那幺一点似有若无的快感。
我于是为自己换上另一条小裤裤,并依照书上的指示,在裤裆上黏贴护垫到位。然后我拉上小裤裤,并试着将卫生棉卡妥在私处上。嗯,感觉还不赖,总以为女生卡着卫生棉活动会怪怪的,其实不但不会,还有种舒服的感觉呢。
我会清洗自己的身体了,我会使用卫生棉条和护垫了!我为我学习上的成就感到骄傲,另一方面,我也为这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两项事情,就要学习这幺久而起了一丝丝恐惧的念头:不知道当女生还有多少的麻烦事哩。

苹果游泳第二回

嗯,不知道睡了多久。咦?这里是哪里呀……
我伸伸懒腰,揉揉眼睛,看看四周环境,我好像在一个女人用的梳妆台前睡着了。
啊,是的,我想起来了。我已经变成女人了,睡着前在做化妆和整髮的第一次初体验。看着一地用过的化妆棉、髮捲,和我依然洁净的脸庞,以及蓬头的乱髮。我大概知道,努力了很久,却没有任何成功的表现。
我叹了一口气,很想抽烟。
其实我是不会抽烟的。只是抽烟让我有种可以表现男性失意时的举动罢了。我不想再像女人那样动不动就会掉眼泪。
眼泪这回是没掉。烟既然不抽,喝酒也行。不过我看这个若苹是刚从学校毕业的菜鸟,不太可能在她家中找到酒精纇饮品的存在。
话又说回来,即使她不是菜鸟,女生家中一般是不会存放菸酒的。
不过说到菸酒,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也对,一整天了,什幺也没吃。女人也是人,我得找些东西来祭祭五脏庙。
我翻了翻冰箱,是有些蔬菜和肉类,可是问题是……我不会煮菜呀!有泡麵我都还稍微开心些。
怎幺办呢?眼下这副模样,我也不想上馆子,乾脆叫外卖吧。可是叫外卖要有钱哩,若苹这小妮子不知把钱放在哪里。
我直觉地找了找书桌,真的被我翻到了一些存款簿、信用卡,和现金。我看了看数目,哇靠,她还真有钱。才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竟然积蓄比我还多。
嗯,不对,是『我』还真有钱。这都是『我』以前打工时省下来的。我这样告诉自己,因为我现在已经是若苹了,嘿嘿。
很快从电话簿上找到了附近一家披萨连锁店,我立刻拨了号码。
「是的,什幺都放……外加一罐宝特瓶装的可乐。」
哈哈,我开心死了。至少,吃东西这件事男女皆同,我不需要做什幺学习的功夫。
在等待披萨送来的时间里,我继续翻阅着那本『女性生活指南』,头两篇头髮和化妆我直接跳过了,因为下午已经尝试过了,难度太高,我的资质不够。接下来的是礼仪篇,而第一个章节就是用餐时的礼仪。
我唸了一些,再度承认还是当男生方便。该怎幺说呢?张口嚼食,坐时腿开这些不经意的细节,发生在男生身上一点也不以为意。可是若是女生如此,我想下回再约她出来的机率就几乎为零了。
管它那幺多,先享受我的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萨再说。
说曹操,曹操到。对讲机响了,是楼下警卫打来的。问我是不是有点外卖。我说是,他便放那外送小子进来了。
使用完了对讲机,我重新对若苹这间小套房评估了一番。这间套房麻雀虽小可是五脏皆全。有卧房,衞浴设备;厨房和客厅都很小,不过没有隔开,反而使空间宽敞了许多。一个人住是绰绰有余了。
这应该是一栋很高级的套房公寓,租金应该不便宜吧。一个半工半读的学生竟然住得起这里,而且积蓄比我还多,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它的空间感,也来自于主人平时注重整洁的缘故。我不敢想像过了一段时日以后,这里会变得如何。
没多久,门铃响了。我打开门去接过热腾腾的食物。外送小子在告知我价钱后,就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看。
「看什幺看?」我本能地恫吓回去。
我低头一看……啊,这下糗了。原来这件细肩带睡衣,有内衣的形,却没有内衣的功能。两粒乳头的形状在丝绸布料下,其实印得还颇清楚的。我窘困地再往下望去,还好睡衣裙虽短,不过也盖过了整个臀部,小裤裤并没有露在外面。
我赶紧拿钱给他,把他推出门外,就把门关上加锁。心脏还在一直『噗通、噗通』地强力跳动着。
外送小子虽然和我陌生,然而仅仅这样短暂的几秒接触,却使我认知到了一项事实:我和他已是不同类的生物,虽然只是眼神的交会,他攻、我防的态势相当明显。
女生的心理其实很微妙。一方面好像喜欢被人注视,另一方面又会警觉其中的危险性。不过我一想到被男的注视,就有一阵噁心感出现。不论如何,以后在陌生人面前还是多穿一点为妙。
可乐足披萨饱以后,我又重新拾起那本『女性生活指南』阅读。礼仪篇佔了不小的篇幅,我看得有些烦闷,试图寻找简单解决的方案。
娘娘腔?
以前我们说这个男生的举止言行很娘,不就是说他有女性化的倾向吗?虽然觉得噁心,然而我现在已经是女生了,这样的举止反而是再自然不过,不是吗?
这个伟大的发现,让我兴奋地立刻跑到镜前,摆出我自认最娘的模样。头一勾,眼一眨,手一摆,然后斜着身子用最嗲的语调喊了声:「嗨!」
的确,镜中的影像是有些许的娇媚。不过我仍然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儘管看起来不会像男生做时那样不舒服,可是我心理上的障碍还是满大的。我于是决定不做下一个动作,还是乖乖回来读书吧。
这时,我手錶上的闹铃响了。咦?我为什幺要戴若苹的手錶,更玄的是,我为何在计时?……是的,我想起来了。该换卫生棉条的时间了。唉,这能说做女人不麻烦吗。
取出棉条时感觉有点噁心,棉条吸得股股大大的,充满着腥味,而股大的棉条取出时的过程也同样令人不悦。不过还好,我比之前熟练多了。我为自己的下体喷了些芳香清洁液后,决定不再塞新的进去了。书上说,夜晚的时间较长,最好用夜安型的卫生棉代替。
这厚大的夜安型卫生棉卡在裤裆里,不能说不舒服,不过也绝对不会忽视它的存在。好在夜间除了睡觉,也没别的活动。
刷牙盥洗后,又唸了一点关于基础生理的章节,实在是很累了,便爬到床上去。翻了两身,又下床找衣服。原来这丝质的细肩带睡衣,虽然触感不错,弹性却很缺乏,翻身时很容易卡到身子底下。
套了件t恤后回到床上,无语问苍天地傻盯着天花板。啊,如果有一个女人变成男的,他会像我一样痛苦吗?还是如鱼得水?女的、男的……男的、女的…是否只是一个习惯的问题呢?
无语问苍天。
我的睡意渐浓了……
……

***************

远方的老式火车正从山洞里钻了出来,发出『呜~呜~』的汽笛声。
其实不是『呜~呜~』的声音,而是『嘟~嘟~』地叫。
这哪是气笛声呀,我觉得好笑。
我勉强地睁开双眼,床头的电话正奋力地响着。
「喂……你找哪位?」
「请问是游小姐吗?您好,我是『美好杂誌社』的编辑任心杰。」
「小杰?小杰是你吗?」我兴奋地大叫,在这陌生的环境里被困了一天一夜后,忽然在一大清早中能听到熟人的声音,实在令人喜出望外。
「呃?是的,是我,任心杰……您是游若苹,游小姐吧。」
这多幺地令人沮丧呀!我很矛盾,很希望他能认出我来,但是最好不要。不过现在我的嗓音,有人能认出来,那个人大概叫超人吧。
「嗯……是的,我就是若苹。」
「是这样的,游小姐。您的面试通过了,总编决定录取您……不知道您今天是否有空?总编十点想见您,和您面谈工作的细节。」
「可以呀。」太好了,『美好杂誌社』,那是我熟悉的战场。
「那幺,待会见啰。」
「待会见。」我兴奋地挂上电话。
昨晚订披萨时查到,我所住的这栋公寓大楼离『美好杂誌社』很近,只有两条街的步行距离而已。问题是,以我目前这般『女生速成班』的教育程度,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準备好出门吗?现在几点了……
天啊,已经九点多了!
不行,动作得快一点了。先上个厕所,才拉起座环,唉呀,怎幺又忘了,要坐着如厕呀!手忙脚乱的阴影开始笼罩着我……
还好,接下来的刷牙洗脸男女皆同。只是有时动作过大,髮丝会遮住视线很烦,应该找样东西固定一下凌乱的头髮。没有时间了,不找了。头髮虽乱,还过得去,时下很多年轻人属于颓废作风,只要不会像疯婆子就行了。化妆呢?没关係,镜中的脸蛋看来很清秀,不化妆也很迷人。算了,这个步骤也跳过去好了。
脱下小裤裤,我检视了一下卫生棉。天啊,昨夜的流量还不小哩。我赶紧冲洗了一下阴部,然后拆封新的棉条。张开双腿,弯腰微蹲,放鬆心情,嗯……前导管很顺利地就滑进去了,好,不要急,慢慢将后导管往前推去……
太感动了,这回一次到位,我为自己的粗中有细喝采着。贴上护垫,我又换了一条新的小裤裤。不过,麻烦的事现在才开始……
到底该穿什幺呢?
毕竟是上班的地方,穿个t恤、牛仔裤有些不妥吧。我随手翻找,最后找出了一件不错的丝质衬衫,和一条合身的西装长裤。
我穿上衬衫,先在穿衣镜前检视了一下。有了昨晚的经验,我特别注意胸部的问题。
唉呀,看得到乳头耶,这该怎幺办呢?衬衫虽然不透明,但因为色淡料薄,走光的机率仍是百分之百。
嗯,我还不会穿胸罩……灵机一动,忽然想到翻找的过程中,曾经看到……对,就是这件,运动用的紧身背心。不过这件背心还真的很紧身,胸部被它压平了不少。好在我无意去勾引男人,只要不会紧身到太难受,我就随便了。
然后我为自己穿上长裤。拉到大腿上方时我很自然地用手挡了一下私处……呵呵,我在挡什幺呀?那里早就空无一物了。不过同时我也注意到,女孩子的长裤跟男生的很不一样,臀部的地方包得紧紧的。如果我的那话儿还在的话,肯定难受到不行。现在紧归紧,但不至于不舒服。
这裤子太紧还有一个坏处,就是裤袋里没办法装什幺东西。一装就凸出一大股,既难看也难过。我四处张望,找到了一件单肩式的小皮包,于是把所有皮夹等杂物,一股脑地全塞了进去。
好了不管了,要出门了。我踏出门口的第一步,才发现脚底冰冰凉凉的,赶紧回来找鞋子。有跟的我全部不考虑,最后选了一双平底的轻便皮鞋。
嗯,只有脚指和脚背前缘一点点的部分,以及脚跟的部分套在脚上,这样的穿着不是很容易滑落吗?女生的鞋子比起男生的,要细窄许多,我套上去后,感觉上没有像男生的鞋子那样,整只脚还可以在鞋内活动自如。不过我也没有任何预期的很拘束的感觉。原来我自己的脚也是细细长长的。
在电梯里,我再整肃了一下仪容。嗯,应该没有很奇怪吧。所有的衣饰都还算合身,唯一不习惯的,是脚上的那双皮鞋,一直有种要掉要掉的感觉。没关係,我很会走路,如果磨皮了,也很能忍痛。
终于,电梯到达一楼了。门一开,我就要以女生的身分面对大众……
「喂,游小姐……」
在经过警卫室时,警卫叫住了我。虽然我还不太能反应自己的新名字,不过通关只有我们两人,当然他是在叫我。
「嗯,有什幺事吗?」
天啊,我身上是否有什幺异样,被他看出了端倪……
「哦,没事。只是游小姐一整天没出门,又叫外卖的,不知出了什幺事?」
这位警卫未免管太多了。我不记得昨晚通话的就是他。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他周旋太久,以免露出破绽。
「没事的,瞧,我现在不是要去上班了吗?」
「上什幺班?游小姐不是要专心找记者的工作吗?」
「是的,今天就是我当记者的第一天。」
其实我的意思是,今天是第一天,我以女生的身分去当记者。
「真的吗?那要恭喜游小姐了,您的梦想终于成真了。」
「谢谢……那我走了。」
「游小姐,加油呀。」
我不敢回头看他。太明显了,他刻意亲近我的态度,显然对我有意思。嗯,若以女生的身分要如何去形容这件事呢?就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一到街上,我看还有点时间,便去附近的咖啡店,买点早餐再说。
「喂,老闆。两个甜甜圈加一杯拿铁,对不起,我赶时间。」我大声吆喝,虽然我还在排队,不过这样至少老闆可以先準备,这是我向来的习惯。
结果前面一排男性上班族全部都在看我。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默默地排队。这样的反应也很奇怪,若是以前,我早就凶狠的狠瞪回去了。
「喂,老闆,两杯咖啡。」我身后的一位年轻人也同样地吆喝着。
没有人看他,老闆默默地点头,表示他听到了。
这社会充满了很多男尊女卑的现象,只是以前也是男性的我,完全没有察觉而已。
要淑女一点,不要娘娘腔。
我忽然了解,社会上并非男尊女卑的很严重,只是大部分的人,在礼节上比较要求女性遵守,男人只要不会太不得体,夸张的行为都是可以被容忍的。
嗯,要淑女一点,我默默地告诉自己。
这时我刚领到咖啡,正在狼吞虎嚥甜甜圈。路上的行人又都在看我。哈,淑女的形象并非只是待人的态度,行为举止也很重要。
行为举止,这也是最难的一部分。
没多久,我来到了『美好杂誌社』,小杰早就在正门厅前等候我了。呵呵,老友,你这位年轻的秃驴,永远是这样地讲信守时。
小杰的身高,看在我的眼里,有些怪怪的。因为以前我比他高,现在看他时的视线却已经平了,不需要调整角度。还好我穿平底鞋,要不然看到比他高的女生,以他的脾气,是会自卑好久的。他虽不算胖,但已有发福的迹象了。鼻樑上那副方框的眼镜,让他看来老实可爱,实际上这个人也是挺老实可爱的。
「小杰!」
我不自觉地叫了出口,他没反应,我知道表错情了。
「游小姐吗?」
我点点头,他开始上免费菠萝视频app下打量我。在视线游移到我的头髮时皱了一下眉头。
「游小姐自从上回面试以后,又改变造型了吧?」
「是的。」
我尴尬地又点头。看来这三千烦恼丝不处理是不行了。
「这边请。」
于是我尾随在他后面,进入了杂誌社办公的地方。
我在这里混了将近三年,有什幺萝卜,什幺坑,我还会不清楚吗?
但是当他把我带到我自己的办公室时,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他把门关上后,和我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室内的家具摆设没变,只是属于我的文件物品被搬空了。
「不好意思,游小姐。总编临时有事,会迟到些……需要喝点什幺吗?」
「呵呵,没关係,老总的脾气就是这样。」
「妳说什幺?」
「呃……我是说,总编公务繁忙,是可以理解的。」
「游小姐,刚入行的新鲜人,就这样油腔滑调是不好的喔。」
「是……」
呵呵,真没想到居然被小杰教训。改天老子想办法糗你一下……不行,要淑女一点,淑女一点。
「游小姐看来个性很豪迈。」
「什幺?」
他还盯着我看,我马上检讨一下自己……天啊,我竟然张开着双腿,双手还搭在椅把上躺坐着,活像一副大老闆的模样。不由分说,我赶紧併拢双腿,将手收回放在腿上。真该死,我是小女人,小女人呀!
「没关係的啦。我的说法很中性,没有任何褒贬的意思。」
「真的吗?」
「真的啦。」
小杰的笑容很灿烂,根据我所了解的他,他没有在说谎。说实话,跟他哥两好这幺久了,他喜欢的女孩子类型,我到现在还很难归类哩。
刚才一併腿,我发现这样坐着并没有想像中的难过。中间少了点东西,的确会影响一些姿势的难易程度。我只是有些不太习惯罢了。
「任先生,我们就一直呆坐在这里吗?……我是说,反正我已经被录取了,不带我到处逛逛吗?」
小杰的个性,显然不适合当接待。
「嗯,当然好。不过我以为妳会喜欢先看看妳未来办公的地方。」
「什幺?」
我真的被吓到了。我也是爬了两年多,才爬到这样一间破办公室。总编居然会马上给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
「我的心理也很不平衡,不过……总编好像特别欣赏妳在学校时所发表的文章。」
「是吗?……」
拜託,千万不要问我文章的内容,我根本不认识以前的若苹呀!
「坦白说,我对妳写什幺理论没兴趣,做记者的,实战经验比较重要。」
那是谢天谢地啦。
「对呀,我想我是幸运啦,才会获得主编的青睐……为什幺会刚好空出这间办公室呢?」
「原来的主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临时休假一个星期,却在三天前忽然打电话来说辞职不干了……总编在前天夜里忽然决定要录取妳的。」
小杰的语气忽然惆怅起来。
「发生了什幺事?」
「但愿我能知道,这样不告而别的……」
「小杰,其实我就是……」
「什幺?」
看着小杰为我难过,我忽然很想鼓起勇气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我迷姦女生的历史,还有这两天变性的痛苦历程。可是死亡的威胁,加上当他属于男性的目光在搜索着我身上的性感讯息时,我又胆怯了……
「其实我就是仰慕张先生而来应徵的。」
「啊,是吗?结果他却跑了……」
哈,叫自己『先生』感觉怪怪的……不过你这呆头鹅,难道一点都不能察觉其实我就是他吗?
「游小姐,妳一直叫我小杰……我们熟识吗?」
「呃,这个……我想以后都是同事,你又是我在社里认识的第一个人,所以自然希望跟你不要太有距离。」
「啊,是吗?」
喂,不要满脸通红呀!你们男生怎幺这幺容易误会……呃,『你们男生』?哈哈,我的思考模式越来越女生了……
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没说两句,就对我说:「总编来了,我带妳去见她吧。」
我点点头,心下甚是惶恐。在你们这些好色男面前也许可以装装,一旦面对真女人,我的西洋镜就要被拆穿了……
怕什幺怕?以我现在的外表,顶多被人认为是很有男子气概的女生而已。我在去总编办公室的路上,不断地这样教育自己。

苹果游泳第二回

嗯,不知道睡了多久。咦?这里是哪里呀……
我伸伸懒腰,揉揉眼睛,看看四周环境,我好像在一个女人用的梳妆台前睡着了。
啊,是的,我想起来了。我已经变成女人了,睡着前在做化妆和整髮的第一次初体验。看着一地用过的化妆棉、髮捲,和我依然洁净的脸庞,以及蓬头的乱髮。我大概知道,努力了很久,却没有任何成功的表现。
我叹了一口气,很想抽烟。
其实我是不会抽烟的。只是抽烟让我有种可以表现男性失意时的举动罢了。我不想再像女人那样动不动就会掉眼泪。
眼泪这回是没掉。烟既然不抽,喝酒也行。不过我看这个若苹是刚从学校毕业的菜鸟,不太可能在她家中找到酒精纇饮品的存在。
话又说回来,即使她不是菜鸟,女生家中一般是不会存放菸酒的。
不过说到菸酒,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也对,一整天了,什幺也没吃。女人也是人,我得找些东西来祭祭五脏庙。
我翻了翻冰箱,是有些蔬菜和肉类,可是问题是……我不会煮菜呀!有泡麵我都还稍微开心些。
怎幺办呢?眼下这副模样,我也不想上馆子,乾脆叫外卖吧。可是叫外卖要有钱哩,若苹这小妮子不知把钱放在哪里。
我直觉地找了找书桌,真的被我翻到了一些存款簿、信用卡,和现金。我看了看数目,哇靠,她还真有钱。才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竟然积蓄比我还多。
嗯,不对,是『我』还真有钱。这都是『我』以前打工时省下来的。我这样告诉自己,因为我现在已经是若苹了,嘿嘿。
很快从电话簿上找到了附近一家披萨连锁店,我立刻拨了号码。
「是的,什幺都放……外加一罐宝特瓶装的可乐。」
哈哈,我开心死了。至少,吃东西这件事男女皆同,我不需要做什幺学习的功夫。
在等待披萨送来的时间里,我继续翻阅着那本『女性生活指南』,头两篇头髮和化妆我直接跳过了,因为下午已经尝试过了,难度太高,我的资质不够。接下来的是礼仪篇,而第一个章节就是用餐时的礼仪。
我唸了一些,再度承认还是当男生方便。该怎幺说呢?张口嚼食,坐时腿开这些不经意的细节,发生在男生身上一点也不以为意。可是若是女生如此,我想下回再约她出来的机率就几乎为零了。
管它那幺多,先享受我的披萨再说。
说曹操,曹操到。对讲机响了,是楼下警卫打来的。问我是不是有点外卖。我说是,他便放那外送小子进来了。
使用完了对讲机,我重新对若苹这间小套房评估了一番。这间套房麻雀虽小可是五脏皆全。有卧房,衞浴设备;厨房和客厅都很小,不过没有隔开,反而使空间宽敞了许多。一个人住是绰绰有余了。
这应该是一栋很高级的套房公寓,租金应该不便宜吧。一个半工半读的学生竟然住得起这里,而且积蓄比我还多,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它的空间感,也来自于主人平时注重整洁的缘故。我不敢想像过了一段时日以后,这里会变得如何。
没多久,门铃响了。我打开门去接过热腾腾的食物。外送小子在告知我价钱后,就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看。
「看什幺看?」我本能地恫吓回去。
我低头一看……啊,这下糗了。原来这件细肩带睡衣,有内衣的形,却没有内衣的功能。两粒乳头的形状在丝绸布料下,其实印得还颇清楚的。我窘困地再往下望去,还好睡衣裙虽短,不过也盖过了整个臀部,小裤裤并没有露在外面。
我赶紧拿钱给他,把他推出门外,就把门关上加锁。心脏还在一直『噗通、噗通』地强力跳动着。
外送小子虽然和我陌生,然而仅仅这样短暂的几秒接触,却使我认知到了一项事实:我和他已是不同类的生物,虽然只是眼神的交会,他攻、我防的态势相当明显。
女生的心理其实很微妙。一方面好像喜欢被人注视,另一方面又会警觉其中的危险性。不过我一想到被男的注视,就有一阵噁心感出现。不论如何,以后在陌生人面前还是多穿一点为妙。
可乐足披萨饱以后,我又重新拾起那本『女性生活指南』阅读。礼仪篇佔了不小的篇幅,我看得有些烦闷,试图寻找简单解决的方案。
娘娘腔?
以前我们说这个男生的举止言行很娘,不就是说他有女性化的倾向吗?虽然觉得噁心,然而我现在已经是女生了,这样的举止反而是再自然不过,不是吗?
这个伟大的发现,让我兴奋地立刻跑到镜前,摆出我自认最娘的模样。头一勾,眼一眨,手一摆,然后斜着身子用最嗲的语调喊了声:「嗨!」
的确,镜中的影像是有些许的娇媚。不过我仍然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儘管看起来不会像男生做时那样不舒服,可是我心理上的障碍还是满大的。我于是决定不做下一个动作,还是乖乖回来读书吧。
这时,我手錶上的闹铃响了。咦?我为什幺要戴若苹的手錶,更玄的是,我为何在计时?……是的,我想起来了。该换卫生棉条的时间了。唉,这能说做女人不麻烦吗。
取出棉条时感觉有点噁心,棉条吸得股股大大的,充满着腥味,而股大的棉条取出时的过程也同样令人不悦。不过还好,我比之前熟练多了。我为自己的下体喷了些芳香清洁液后,决定不再塞新的进去了。书上说,夜晚的时间较长,最好用夜安型的卫生棉代替。
这厚大的夜安型卫生棉卡在裤裆里,不能说不舒服,不过也绝对不会忽视它的存在。好在夜间除了睡觉,也没别的活动。
刷牙盥洗后,又唸了一点关于基础生理的章节,实在是很累了,便爬到床上去。翻了两身,又下床找衣服。原来这丝质的细肩带睡衣,虽然触感不错,弹性却很缺乏,翻身时很容易卡到身子底下。
套了件t恤后回到床上,无语问苍天地傻盯着天花板。啊,如果有一个女人变成男的,他会像我一样痛苦吗?还是如鱼得水?女的、男的……男的、女的…是否只是一个习惯的问题呢?
无语问苍天。
我的睡意渐浓了……
……

***************

远方的老式火车正从山洞里钻了出来,发出『呜~呜~』的汽笛声。
其实不是『呜~呜~』的声音,而是『嘟~嘟~』地叫。
这哪是气笛声呀,我觉得好笑。
我勉强地睁开双眼,床头的电话正奋力地响着。
「喂……你找哪位?」
「请问是游小姐吗?您好,我是『美好杂誌社』的编辑任心杰。」
「小杰?小杰是你吗?」我兴奋地大叫,在这陌生的环境里被困了一天一夜后,忽然在一大清早中能听到熟人的声音,实在令人喜出望外。
「呃?是的,是我,任心杰……您是游若苹,游小姐吧。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这多幺地令人沮丧呀!我很矛盾,很希望他能认出我来,但是最好不要。不过现在我的嗓音,有人能认出来,那个人大概叫超人吧。
「嗯……是的,我就是若苹。」
「是这样的,游小姐。您的面试通过了,总编决定录取您……不知道您今天是否有空?总编十点想见您,和您面谈工作的细节。」
「可以呀。」太好了,『美好杂誌社』,那是我熟悉的战场。
「那幺,待会见啰。」
「待会见。」我兴奋地挂上电话。
昨晚订披萨时查到,我所住的这栋公寓大楼离『美好杂誌社』很近,只有两条街的步行距离而已。问题是,以我目前这般『女生速成班』的教育程度,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準备好出门吗?现在几点了……
天啊,已经九点多了!
不行,动作得快一点了。先上个厕所,才拉起座环,唉呀,怎幺又忘了,要坐着如厕呀!手忙脚乱的阴影开始笼罩着我……
还好,接下来的刷牙洗脸男女皆同。只是有时动作过大,髮丝会遮住视线很烦,应该找样东西固定一下凌乱的头髮。没有时间了,不找了。头髮虽乱,还过得去,时下很多年轻人属于颓废作风,只要不会像疯婆子就行了。化妆呢?没关係,镜中的脸蛋看来很清秀,不化妆也很迷人。算了,这个步骤也跳过去好了。
脱下小裤裤,我检视了一下卫生棉。天啊,昨夜的流量还不小哩。我赶紧冲洗了一下阴部,然后拆封新的棉条。张开双腿,弯腰微蹲,放鬆心情,嗯……前导管很顺利地就滑进去了,好,不要急,慢慢将后导管往前推去……
太感动了,这回一次到位,我为自己的粗中有细喝采着。贴上护垫,我又换了一条新的小裤裤。不过,麻烦的事现在才开始……
到底该穿什幺呢?
毕竟是上班的地方,穿个t恤、牛仔裤有些不妥吧。我随手翻找,最后找出了一件不错的丝质衬衫,和一条合身的西装长裤。
我穿上衬衫,先在穿衣镜前检视了一下。有了昨晚的经验,我特别注意胸部的问题。
唉呀,看得到乳头耶,这该怎幺办呢?衬衫虽然不透明,但因为色淡料薄,走光的机率仍是百分之百。
嗯,我还不会穿胸罩……灵机一动,忽然想到翻找的过程中,曾经看到……对,就是这件,运动用的紧身背心。不过这件背心还真的很紧身,胸部被它压平了不少。好在我无意去勾引男人,只要不会紧身到太难受,我就随便了。
然后我为自己穿上长裤。拉到大腿上方时我很自然地用手挡了一下私处……呵呵,我在挡什幺呀?那里早就空无一物了。不过同时我也注意到,女孩子的长裤跟男生的很不一样,臀部的地方包得紧紧的。如果我的那话儿还在的话,肯定难受到不行。现在紧归紧,但不至于不舒服。
这裤子太紧还有一个坏处,就是裤袋里没办法装什幺东西。一装就凸出一大股,既难看也难过。我四处张望,找到了一件单肩式的小皮包,于是把所有皮夹等杂物,一股脑地全塞了进去。
好了不管了,要出门了。我踏出门口的第一步,才发现脚底冰冰凉凉的,赶紧回来找鞋子。有跟的我全部不考虑,最后选了一双平底的轻便皮鞋。
嗯,只有脚指和脚背前缘一点点的部分,以及脚跟的部分套在脚上,这样的穿着不是很容易滑落吗?女生的鞋子比起男生的,要细窄许多,我套上去后,感觉上没有像男生的鞋子那样,整只脚还可以在鞋内活动自如。不过我也没有任何预期的很拘束的感觉。原来我自己的脚也是细细长长的。
在电梯里,我再整肃了一下仪容。嗯,应该没有很奇怪吧。所有的衣饰都还算合身,唯一不习惯的,是脚上的那双皮鞋,一直有种要掉要掉的感觉。没关係,我很会走路,如果磨皮了,也很能忍痛。
终于,电梯到达一楼了。门一开,我就要以女生的身分面对大众……
「喂,游小姐……」
在经过警卫室时,警卫叫住了我。虽然我还不太能反应自己的新名字,不过通关只有我们两人,当然他是在叫我。
「嗯,有什幺事吗?」
天啊,我身上是否有什幺异样,被他看出了端倪……
「哦,没事。只是游小姐一整天没出门,又叫外卖的,不知出了什幺事?」
这位警卫未免管太多了。我不记得昨晚通话的就是他。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他周旋太久,以免露出破绽。
「没事的,瞧,我现在不是要去上班了吗?」
「上什幺班?游小姐不是要专心找记者的工作吗?」
「是的,今天就是我当记者的第一天。」
其实我的意思是,今天是第一天,我以女生的身分去当记者。
「真的吗?那要恭喜游小姐了,您的梦想终于成真了。」
「谢谢……那我走了。」
「游小姐,加油呀。」
我不敢回头看他。太明显了,他刻意亲近我的态度,显然对我有意思。嗯,若以女生的身分要如何去形容这件事呢?就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一到街上,我看还有点时间,便去附近的咖啡店,买点早餐再说。
「喂,老闆。两个甜甜圈加一杯拿铁,对不起,我赶时间。」我大声吆喝,虽然我还在排队,不过这样至少老闆可以先準备,这是我向来的习惯。
结果前面一排男性上班族全部都在看我。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默默地排队。这样的反应也很奇怪,若是以前,我早就凶狠的狠瞪回去了。
「喂,老闆,两杯咖啡。」我身后的一位年轻人也同样地吆喝着。
没有人看他,老闆默默地点头,表示他听到了。
这社会充满了很多男尊女卑的现象,只是以前也是男性的我,完全没有察觉而已。
要淑女一点,不要娘娘腔。
我忽然了解,社会上并非男尊女卑的很严重,只是大部分的人,在礼节上比较要求女性遵守,男人只要不会太不得体,夸张的行为都是可以被容忍的。
嗯,要淑女一点,我默默地告诉自己。
这时我刚领到咖啡,正在狼吞虎嚥甜甜圈。路上的行人又都在看我。哈,淑女的形象并非只是待人的态度,行为举止也很重要。
行为举止,这也是最难的一部分。
没多久,我来到了『美好杂誌社』,小杰早就在正门厅前等候我了。呵呵,老友,你这位年轻的秃驴,永远是这样地讲信守时。
小杰的身高,看在我的眼里,有些怪怪的。因为以前我比他高,现在看他时的视线却已经平了,不需要调整角度。还好我穿平底鞋,要不然看到比他高的女生,以他的脾气,是会自卑好久的。他虽不算胖,但已有发福的迹象了。鼻樑上那副方框的眼镜,让他看来老实可爱,实际上这个人也是挺老实可爱的。
「小杰!」
我不自觉地叫了出口,他没反应,我知道表错情了。
「游小姐吗?」
我点点头,他开始上下打量我。在视线游移到我的头髮时皱了一下眉头。
「游小姐自从上回面试以后,又改变造型了吧?」
「是的。」
我尴尬地又点头。看来这三千烦恼丝不处理是不行了。
「这边请。」
于是我尾随在他后面,进入了杂誌社办公的地方。
我在这里混了将近三年,有什幺萝卜,什幺坑,我还会不清楚吗?
但是当他把我带到我自己的办公室时,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他把门关上后,和我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室内的家具摆设没变,只是属于我的文件物品被搬空了。
「不好意思,游小姐。总编临时有事,会迟到些……需要喝点什幺吗?」
「呵呵,没关係,老总的脾气就是这样。」
「妳说什幺?」
「呃……我是说,总编公务繁忙,是可以理解的。」
「游小姐,刚入行的新鲜人,就这样油腔滑调是不好的喔。」
「是……」
呵呵,真没想到居然被小杰教训。改天老子想办法糗你一下……不行,要淑女一点,淑女一点。
「游小姐看来个性很豪迈。」
「什幺?」
他还盯着我看,我马上检讨一下自己……天啊,我竟然张开着双腿,双手还搭在椅把上躺坐着,活像一副大老闆的模样。不由分说,我赶紧併拢双腿,将手收回放在腿上。真该死,我是小女人,小女人呀!
「没关係的啦。我的说法很中性,没有任何褒贬的意思。」
「真的吗?」
「真的啦。」
小杰的笑容很灿烂,根据我所了解的他,他没有在说谎。说实话,跟他哥两好这幺久了,他喜欢的女孩子类型,我到现在还很难归类哩。
刚才一併腿,我发现这样坐着并没有想像中的难过。中间少了点东西,的确会影响一些姿势的难易程度。我只是有些不太习惯罢了。
「任先生,我们就一直呆坐在这里吗?……我是说,反正我已经被录取了,不带我到处逛逛吗?」
小杰的个性,显然不适合当接待。
「嗯,当然好。不过我以为妳会喜欢先看看妳未来办公的地方。」
「什幺?」
我真的被吓到了。我也是爬了两年多,才爬到这样一间破办公室。总编居然会马上给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
「我的心理也很不平衡,不过……总编好像特别欣赏妳在学校时所发表的文章。」
「是吗?……」
拜託,千万不要问我文章的内容,我根本不认识以前的若苹呀!
「坦白说,我对妳写什幺理论没兴趣,做记者的,实战经验比较重要。」
那是谢天谢地啦。
「对呀,我想我是幸运啦,才会获得主编的青睐……为什幺会刚好空出这间办公室呢?」
「原来的主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临时休假一个星期,却在三天前忽然打电话来说辞职不干了……总编在前天夜里忽然决定要录取妳的。」
小杰的语气忽然惆怅起来。
「发生了什幺事?」
「但愿我能知道,这样不告而别的……」
「小杰,其实我就是……」
「什幺?」
看着小杰为我难过,我忽然很想鼓起勇气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我迷姦女生的历史,还有这两天变性的痛苦历程。可是死亡的威胁,加上当他属于男性的目光在搜索着我身上的性感讯息时,我又胆怯了……
「其实我就是仰慕张先生而来应徵的。」
「啊,是吗?结果他却跑了……」
哈,叫自己『先生』感觉怪怪的……不过你这呆头鹅,难道一点都不能察觉其实我就是他吗?
「游小姐,妳一直叫我小杰……我们熟识吗?」
「呃,这个……我想以后都是同事,你又是我在社里认识的第一个人,所以自然希望跟你不要太有距离。」
「啊,是吗?」
喂,不要满脸通红呀!你们男生怎幺这幺容易误会……呃,『你们男生』?哈哈,我的思考模式越来越女生了……
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没说两句,就对我说:「总编来了,我带妳去见她吧。」
我点点头,心下甚是惶恐。在你们这些好色男面前也许可以装装,一旦面对真女人,我的西洋镜就要被拆穿了……
怕什幺怕?以我现在的外表,顶多被人认为是很有男子气概的女生而已。我在去总编办公室的路上,不断地这样教育自己。
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