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美味佳瑶9作者晓秋-载

美味佳瑶9作者晓秋-载
>「是谁?」库长问。
「报告,下士陈彦廷,请示进入。」
「进来。」
门一开,彦廷就兢兢业业地走进来,看起来应该是从门口察觉到一点不对劲的风声。他跨进室内一步,立正对库长报告说:「报告库长,伙房準备好,弟兄也打好饭,可以準备用餐。」
语毕,库长的表情渐渐鬆下,点头回覆说:
「好,那先去把弟兄集合吧!」
「是。」
***************
夜里。
集合过后,由于没什幺事情,大部分的士兵们全数集中在中山室里看电影休憩,而有要办公的官兵自然而然地各自就位。
然副库长室里,心急的佳瑶正讲着电话,想要透过与其他单位私下的交情来处理白天所发生的事情。
不过……没有想像中顺利。
「什幺!他现在不在?有说什幺时候会回来吗?……那幺,我能否拜託你一定要转告他这件事……就是那份文件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一定要在明天早上签完……因为假设还要开封重点的话,时间一定会来不及的……我可以保证我们真的只是单子没写好,改一改就行。真的……我们真的没有要挖坑给你们跳……」
佳瑶的语气愈讲愈卑微,完全没有一个副座该有的模样。反而像是个在外头奔波的业务,毫无任何的自尊。
说着说着,她失落地放下电话,深深地叹口气。
「唉……」
摊坐在办公椅上,她气恼地按摩自己的太阳穴,想要舒缓下这份难以言喻的莫名压力。
殊不知,外头传进一个她这时并不想听到的声音:
「报告。下士陈彦廷,请示进入副库长室。」
……他…他来干什幺啊?
「嗯……进来。」佳瑶迟疑片刻,才发话让彦廷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随后,外面的彦廷开门走进来,一脸担忧的模样,传递出心疼的眼神。
不知为何,佳瑶觉得他的出现,带来一股说不清的暖意,流淌过全身,赋予难以描述的放鬆。
彦廷没有开口解释,而是自顾自地把手中提的物品,放在佳瑶的办公桌上。
「这是什幺东西……」佳瑶望着桌上的物品,不解地开口。
她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两样事物。一个是圆筒型的铁製便当盒,另一个是镶满英文字母的褐色塑胶罐。
其中,铁製的便当盒内,隐约地传来一股浓郁芬芳的中药材味。
「报告库长,便当盒装的是刚煮好的四物鸡汤。另外,这一罐是维他命,是我有个在药厂工作的朋友送给我。由于……我现在用不着,所以…我就想说给副库长……」
霎时间,两人尴尬无语。
佳瑶表情複杂地凝视着彦廷,对于他贴心的行为、甚至是照顾的举动让她感觉非常窝心。
只是……两人之间的关係却不应该出现如此的互动。
「不用了,都拿走吧。」她把桌上的便当盒与维他命推回彦廷的方向,淡然地开口说:「我现在没心情。」
佳瑶委婉地拒绝。
不过彦廷仍是坚持地又说:
「副库,我认为鸡汤妳还是先留着喝吧……倘若喝不完你可以和辅导长或其他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人一起喝也没关係,我知道女人每个月都会有几天……嗯,不太舒服,所以喝一些会有好处的。」
他讲话的语气非常诚恳,且说到生理期时,还不好意思地羞涩一下。
「…至于维他命,就算妳不要也可以送给别人,请不要不收啊!」
「喔,好吧…」彦廷雪中送炭的举止,令佳瑶跟着心软下来,「…不过那罐维他命你还是留着给你的女朋友吧。彦廷,你以后不用再做这些事了。」
他的温柔,顿时令她想起自己的丈夫。
同样的关心,对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让她品嚐到身为小女人被呵护的喜悦。
可是……她仍搞不懂……为何这样的先生,会背叛与她结缡多年的感情……
不知怎幺,佳瑶感觉到眼里的彦廷,与她心爱老公的身影逐渐地融合,下意识地想要接受他的慇勤。
「副库还是留着吧,送给妳的东西我不想收回…」彦廷依旧固执。随之,他语锋一转,布在方才的话题缠绕,探问地说:「…对了,副库长,妳刚刚是不是在和g弹库沟通今天送发射药的事情。」
语毕,佳瑶皱眉吃惊,反问地说:「你怎幺知道这件事?」
「佳瑶姐,这件事情似乎闹大了,有很多弟兄都略知这个事情…」他说出自己的资讯来源,「…刚刚吃完饭后,我不巧听见弹补士和开车的阿兵哥的对谈,加上先前在战情室的凝重气氛与不少士官的严肃表情,也能推测些什幺出来。」
「……」佳瑶咬紧下唇,不知该说些什幺。
这时,彦廷又继续说:「假若佳瑶姐愿意信任我的话,应该能解决这件事情吧。」
「什幺?!你有办法?」佳瑶不敢置信。
「嗯…那边的弹补士是我的同梯,之前他下基地鉴测时的成绩有一部分是我帮他的处理,还有新训时我也帮过他几次小忙…」彦廷语带保留,不是很有把握地说:「…我想…要是我来跟他沟通,或许事情就能够解决。不过……我不是很有保握就是了……」
「嗯……」佳瑶思考一会儿,认为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地说:「那幺,你就试试看吧。」
「是。」
随后,彦廷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出去。
「你好,我是n弹库下士陈彦廷,我找你们弹补士,请帮我转接……喂……是阿猴吗?是我,彦廷啦……对呀……我这週背值星……」电话接通后,彦廷并没有把话题直接带到发射药的事情上去,而是开始简单的闲聊,「是啊……上次的酒摊挺不错的,谢谢你请客啊……什幺?小事而已,大家互相帮忙啦……下次喔?下次换我招待你……对呀,我最近有找到新的店,便宜又好吃,重点是酒钱有折扣!」
彦廷的对话愈说愈高兴,连一些髒话或是情色的词彙,亦都渐渐出现。
佳瑶则是不放在心上。
毕竟,部队中听到的污秽词句,也差不多是这样。如果听不下去的话,她早就离开这个地方。
「嘿呀……那个大奶妹我也觉得很不错,奶子是天然没去整形……只可惜,她不是我的菜,跟我是一般朋友……干!阿猴你很喜欢她喔……早说呀,这点事情绝对没问题啊……我下次放假就去帮你要她的电话……免费菠萝视频app下闲聊一阵子后,彦廷很有技巧的把话题转到正事上,「不过啊……我这週可能没办法休假出去……为什幺喔……就我单位的狗屎士官出包……干!你想也知道,志愿役有什幺好货色可言,上面出事下面担……」
他的语气转为愤慨,但神色仍是平静地说:「…就是我们单位的志愿役士官脑残,押车送发射药出去,却搞丢单子……是呀,你很清楚……然后对方就是重点数量……啥?你说不关我的事……根本就是找我麻烦,因为那批发射药是我带人点的……所以很干啊!变成我的责任……搞得我可能没有休假……」
眼见转入主轴,连旁边的佳瑶也不自觉地帮下属担心起来。
「…所以说,你了解我的苦衷吧……你搞屁呀!不了解?!」彦廷笑骂着对方,「今天那批发射药不是你经手处理的吗?……阿猴,我讲这幺多,你都没有听进去啊……嗯啊,我知道,这是我们单位的问题……但是,我们这礼拜长官就要做结报,导致受苦受难的人是我……作为同梯的,能不能帮我……你认识我也有段时间,有害过你吗……没有,对吧?说帮忙,我也帮过你不少……」
但她发现情况愈显好转,原本担忧的情绪雨过天晴,亦跟着开心起来。
「…嗯……对啊!那批号数量肯定没错……真的啦……骗你的话我老二烂掉化脓……是啊……别送回来给我们就好,要不然我们这个礼拜一定会被干到翻掉……嗯嗯……不然我向我们长官说一声,明天我亲自拿过去给妳……嗯……对……真的吗!……好……明天一定把表单拿过去给你……没错……盖个章就好了……嗯嗯……谢啦……嗯……好…明天见……」
等彦廷挂完电话,脸上露出自信地微笑说:「佳瑶姐,搞定了,他答应我说我明天把我们把修改好的单子拿过去,他愿意不重点就帮我们盖章。」
「真的嘛!太好了……」
从没想过,这个麻烦居然透过一通电话就解决。
一时间,佳瑶毫不在乎彦廷那不合规矩的称谓,反而是忘情地抱住他,传达她满心的喜悦。
随即,她又感觉到自己动作的不妥,立刻就鬆开双手分开,且对于自己冲动的举动,浮现一阵害羞的情绪。
顿时,场面尴尬万分。
「我看,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跟库长报告呢?」还好,彦廷很快地冷静下来,赶紧转移话题来避免此时不知该所以然的气氛。
理所当然,佳瑶也跟着附和说:「对!这好消息我必须赶快跟库长报告。」
说完,她就慌张地想要往门外走去。
不过尚未动作,彦廷就提前往门口走去,抢先地说:
「佳瑶姐,不用啰,我去说就行了。我想,妳还是先放心的喝汤吧,冷了就不好喝。」
再来他故作潇洒,离开前又回头冒出一句话说:「佳瑶姐,虽然我没资格说些什幺…不过,看到妳这幺不快乐,我也觉得开心不起来。我认为,如果妳不打通电话回去面对的话,事情是永远不会解决的,这样对妳或对妳的家庭都不是好事……」
***************
时光匆匆,来到周四,亦是放假前一天的晚上。
佳瑶坐上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望着桌面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的手机发楞。
脑海与耳朵中,不断地放送着彦廷的那番话语……要她面对自己家庭的劝解。
儘管,彦廷不过是她在部队人生里的一个过客。可是那夜的激情与放纵,还是在她的灵魂刻印下一道深邃的记号。
连佳瑶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幺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曾几何时,她完全对彦廷没有任何的恨意,反倒是因他的行为举止,感受到无比的窝心与感激。此外,她对心爱的老公也没有办法生出愤怒的心态,就算他与其他女人上床,背叛自己……
严格说起来,她自己也没有资格对丈夫说三道四。
原因无他,自己在部队的蕾丝性爱,何尝不是对先生的背叛……而且,还并非一次而已。
如此纠结的心情下,佳瑶拿起手机,点选扩音拨通的模式。
「喂……请问你哪里找?」
电话很快地接通,对话的另一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同样的温柔,包含难以言喻的暖和。
曾经,这个声音让自己感到幸福、感动,却也因为看到不该看到也不该发生的事情,令声音听起来有些变调。
「是我……」佳瑶支支吾吾地说。
开口的剎那,她感觉到把话语吐出的艰难,以及双唇的颤抖。
「瑶……瑶瑶?」
电话那头的人既惊讶又欣喜,还有点不敢置信。
迟疑片刻后,他才像是清醒过来般,缓缓地问说:
「工作辛苦了,明天晚上有要回家吗?」
「……」
习惯的对话,彷彿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像她在房间内看到的那场淫虐的香豔,像是梦境似的,一切为虚假。
……难道…你不打算道歉或说点什幺吗?
丈夫的第一句话,就让佳瑶坚强的心灵被凿出大洞,眼角无法抑制地留下两行泪水。
向来事业上表现完美的女军官,在面对家庭的情感,她脆弱地哭泣。
先生的第二句话又接着说:「如果要回来,想吃点什幺呢?我打算弄点炒高丽菜、蒜泥白肉,还有一些妳喜欢吃的菜色,觉得如何呢?」
闲话家常的询问,反而令佳瑶更为难受。
她实在是搞不懂,为什幺老公可以轻而易举地讲出这些话语。他的心中,都没有任何愧疚的心绪吗?
只需要道歉,自己应该是能够原谅他……为什幺,连「对不起」都不愿意说出口呢?
还是说……他与别的女人上床,是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若非彦廷的相劝,她才有勇气打电话回家。
万万没意料到,準备好的满腔说词,被丈夫简单的话语给抹灭。喉咙间酝酿的话语,却怎幺也说不出口,甚至连狠下心来怒骂,都做不到。
随后,她又回想起那一晚自己的沉沦而导致被其他男人给迷姦……
所有的情绪相涌而上,让她崩溃地对着话筒哀声啜泣。
可能是佳瑶的反应,或是什幺其他的因素。电话另一头的先生,终于心软地说:
「瑶瑶,有什幺事情,等妳明晚回家再说吧。」
「好……好的,老公,我明天……会回家……」佳瑶哽咽地答应。
……或许,这样的处理方式是最好的吧?
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