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校园  »  淫校长-载

淫校长-载
我!」盈盈求着我说。

  「我不说妳母亲也会创造的,到时候可没有人会帮妳了!」我说。

  「这。又是…校长您会帮我吗?」盈盈流泪的问。

  「这。我帮妳也行,但妳要带我去见妳母亲!」我说。

  「您要告诉我母亲?」盈盈问。

  「这是我的责任,妳不带我去妳家,我也可以找到地址!」我严正说。

  「我会被母亲打逝世的!」盈盈说。

  「为什幺呢?」我问。

  「现在家里很穷,如果要母亲拿钱出来买一部电话给公司,她那会有钱呢?」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十分高兴,我想又有新鲜人奶喝了!

  「放学后妳带我去妳家就行了,我担保妳母亲不会打妳!」我说。

  「那好吧!」盈盈带着半信半疑的脸色走出校长室。

  好不容易才等到放学时间,盈盈拖着沈重的脚步来找我,之后我便驾车去盈盈的家里。

  她的家果然很穷,想必是穷困的原因,她父亲才会去偷东西!

  「妈!我回来了!」盈盈说。

  「盈盈!妳有看到我的手提电话吗?这位是…?」汤太说。

  「妈!他是我们学校的马校长!」盈盈说。

  「马校长请坐。盈盈她不是犯了什幺错吧?」汤太问。

  汤太的脸孔长得也不差,如果不是刚生了孩子,可能会更加的好看!

  「汤太是有点错。但不是大问题…盈盈我想和妳母亲单独谈一会!」我说。

  「盈盈!快回到房间去,马校长请讲!」汤太说。

  我把整件事的经过向汤太讲了一篇,汤太听到一半眼睛已经红了,接着忍不住而流下眼泪!

  「汤太!妳别太伤心,其实问题不大,只要好好教她就行了,我看得出盈盈 是一个很乖的学生,只要家里好好的看管,确定不会学坏!」我说。

  经过一些安慰的片语,汤太才慢慢把持了情绪。

  「汤太冒昧问您一句,现在妳们的家里很穷困是吗?」我问。

  「马校长!不怕坦率向您说,我们真的很穷,因为我快要生孩子,极需要用 到钱的关係,所以她父亲才会铤而走险,不幸他就。鸣…!」汤太又哭了。

  我过去拍拍她的肩膀,顺便递了一张纸巾给她,我站着的角度刚好从衣领的空隙缝中,窥到她雪白的乳球!

  我欣喜若狂的抖了一下,暗地里称好美的奶呀!

  「汤太!您就别太伤心了!」我色迷迷的讲。

  「谢谢您!没事了!」汤太说。

  「那部电话不见了,妳公司会怪妳吗?」我问。

  「公司只会要你赔不会有事的,但我们现在这个情况…」汤太有口难言的说。

  不用问必定是没钱买,这还不是天助我也!

  「汤太!这部电话就当我送给盈盈把,不过您可别骂她了,现在您骂她反而会加重她的叛逆性,您用劝的方法会更有效,汤太!我还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辨法!」我说。

  「马校长!怎幺好意思呢!对了,请问有什幺两全其美的方法呢?」汤太紧张的问。

  「汤太!我的胃一向有问题,需要喝人奶才会治好,刚好我聘请的奶妈,有急事回乡下了,所以我正在物色另一名奶妈,碰巧妳又生了小孩,如果您不介意肯当奶妈之职,那您就多一份收人,而不用那幺辛苦了,我这样说您千万别介意,我是出于一片好心!」我说。

  「这就太好了!我的奶水挤好后,便叫盈盈送去学校给您!」汤太很高兴问「汤太!还有一个问题是奶水不能过滤空气,要不然就无效!」我说。

  「校长!您是说。要…!」汤太脸红的说。

  「就是要直接把奶水传到我口中,不能受空气过滤,所以我找得很辛苦!」「这…这…我…!」汤太说。

  「汤太!您会很介意吗?」我紧张的问。

  「这太…难。为情。了。!」汤太脸红的说。

  「汤太!我知道这会令妳很难为情,可是我的病要这样才有效,何况盈盈您 要好好的照顾,免得她又在外面偷东西…唉。!」我无奈的说。

  「这…好吧…!」汤太脸红点头答应了!

  我想妳又怎能逃出我的五指山呢?为了免她转变主意,马上从口袋中掏出一些钱交给汤太。

  「我等一会带盈盈去卖电话,这些钱妳先收下!」我说。

  「校长!谢谢您!卖电话的钱您在工钱上扣吧!」汤太说。

  「不用了!我等会买两部,一部送给妳一部就送给盈盈,满足她的慾念免得 她又偷东西了,这也让妳方便能随时找到她!」我说。

  「校长!这。太。感谢。了!」汤太感到笑着说。

  本来汤太笑起来很美呀!

  「校长!您怎幺按着肚子呢?是胃痛又发作了吗?」汤太关心的问。

  「是的!我两天没喝过奶了!」我说。

  我想即然钱给了应当先支回一些上期吧!

  「校长!您现在需要奶吗?」汤太娇红的脸问。

  「最好。要不然会越来越痛!」我说。

  「那我现在…就。给…您吧。!」汤太低着头说。

  「在这里吗?」我问。

  「校长!您随我。进房吧。!」汤太说完便带我进房了!

  我怀着高兴的心情跟在汤太后面,看着她浑大的屁股不禁引起杂念,凡是女人肉多的部位,总是令我感到难受。

  汤太推开损坏的房门而发出令人讨压的吱吱声!

  「盈盈快出去大厅,我和马校长有些话要谈!」汤太说。

  「是!妈!」盈盈用怪异的眼神望着我们。

  我望着盈盈背影的离去,这一老一少给我带来了莫大的高兴与刺激呀!

  「马校长…您站过来一点,让我把门掩上!」汤太脸红的说。

  「好的!」我走进房间的说。

  房间堆满了杂物,想转个身也很艰苦,一张破烂的床还有一部古老的收音机,仔细看这个房间摆设发觉是一个风水局,绝对不能容纳第三者,而这个风水布局很凑效,她也成为了丈夫最后的女人!

  房门坏了而不修理,那她和她丈夫做爱不是有很多避忌吗?

  「汤太!这房门坏了妳和妳丈夫不是很不方便吗?妳们不怕盈盈她…?」我说「校长!不会不方便,我怀孕的时候门才开端坏,所以没有关係!」汤太说「那妳们不是已经快十个月没什幺了?」我问。

  汤太听了我的话脸上泛起红霞,只是点点头不好意思答複我!

  「孕妇好像过了六个月,做那个就没有问题了吧?」我问。

  「是的…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会有那个心情呢?」汤太叹气的说。

  「对不起…谈起妳不高兴的事…!」我说。

  「没关係…习惯了!」汤太又叹了口吻说。

  大喜呀!我心中对这名汤太越来越有兴趣了,我找到一名深闺怨妇了呀!

  「校长…处所狭窄劳您坐在床边好吗?」汤太脸红的说。

  「好的…汤太妳不用客气!」我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

  汤太被我的手一触,身材不禁抖了一下,这是太久没接触过异性的触摸反响呢?还是本身就属于敏感或是对我感到畏惧呢?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知道汤太有雪白滑润的皮肤,这乃属于女性俱备性感的重要条件。

  「校长…我们现在开端好吗?」汤太脸红的说。

  「好的…麻烦妳了…!」我像小孩等着喝奶似的说。

  汤太脸上露出娇憨的神态低下羞红的脸,解开她人生中最难解的钮扣,当解开第二粒钮扣,已经让我窥见她雪白的胸部,还隐约看见饱满的乳球,第三对钮扣一解,我什幺也见不到了!

  汤太解完钮扣后,马上把衣服掩盖着她那饱满的乳峰,当解第最后一粒钮扣的时候,她把动作停顿而擡开端仰望着天花闆,或许她感到心理上难受!

  我看见汤太这个剎车举动吓了一跳!不会是临时转变主意吧?

  我要马上过去支撑汤太的售奶举动,要不然我就望门兴叹了!

  「汤太!妳怎了?」我以关心的口吻问。

  「校长。我实在难。吸收这个。事实。竟然要轮落…售奶。呜。!」汤太说汤太说完之后心坎一时感想,倚在我肩膀上哭了起来!

  「我…挑的担…子太重了…我的命…好苦呀…呜…呜…!」汤太哭着说。

  我听了之后难免会感到难过,可是汤太的身材倚着我,她把两个大奶压在我的胸口上,我正在享受着双奶带给我海棉式的按摩,我又怎能轻易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放弃呢?

  我马上单手将汤太环腰一抱,然后另一只手收拾她头上乱了的头髮,汤太脸上哭泣流下两行眼泪,让人看了更加忴爱,不过不会影响她的美态,反添上一份忧愁的美。

  「汤太!别哭…我会照顾妳…不会让妳受苦…!」我体贴的说。

  汤太听我情讲了这句感人的话,情绪更加的激动,持续把她的奶压得我更紧,我的胸膛被她双奶挤压之后,鸡巴已经慢慢挺起,顶在汤太的两腿之间。 「嗯…!」汤太发觉我的鸡巴顶着她,冷不防向我发出了娇语。

  我凝望着汤太的脸孔,她也凝望着我,此刻汤太好像有一种魔力,把我的嘴深深吸了过去,她闭起了双眼,当我的嘴即将亲到她珠唇的时候,她却把我推开,身材不停的抖着。

  「对不起…汤太我不是故意的!」我说。

  「我……知……道!」汤太把红红的脸低着说。

  我看时候差不多了,免得夜长梦多便假装用手护着胃部,汤太见了我这样,马上紧张起来扶着我。

  我被汤太双手这一扶,差点把鼻子的血喷了出来,她身上衣服的钮扣已经全解了,她双手一张开让我看到她的乳房,惋惜乳房上却有一条布劄着。

  「校长…又发作了?很痛吗?」汤太紧张的问。

  「是呀…每天就是这样子…!」我说。

  「是不是吃了奶之后就会好呢?」汤太问。

  「是的…汤太…!」我说。

  「那…好吧…事不疑迟了…我…现在就给…您吸吧…!」汤太说。

  她把娇红的脸低下,接着也把衣服脱了,开端解掉身上那条劄奶的布,她的心很急但动作却很慢,也许她感到很羞,要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赤裸双奶,确实很难克服!

  房门外地下有一个人影,莫非是盈盈在房门的隙缝中窥视?

  汤太的白布不知道转了几个圈,终于解了下来,一般上的孕妇不喂人奶,她的奶水就会从乳头涌出来,所以不可以带上乳罩要用布劄着,如果是喂人奶就可以免去这个麻烦,但汤太这条布藏了我的爱好品,就是奶水!

  汤太解下白布之后,将两粒大奶迎到我嘴上,望着涨满的乳房和即将被奶水撑爆的乳头,足让我热火焚身血脉沸腾,马上张开嘴巴将汤太那粒涨涨的乳头含进嘴里,一阵飘香的奶水流进我的嘴里,即刻让我精力一振!

  汤太见我的嘴巴含着她的乳头,马上紧张闭起双眼,我趁机用舌头舔了她的乳头一下,底本搭在我肩膀的手,现在已经变成捉着我的肩膀!

  一阵阵的奶水被我全吸进嘴里,我的手不停在乳房上轻轻揉搓,然后再慢慢 的挤奶,我的舌尖不停的撩弄汤太的乳头,她被我舔得发出重重的呼吸声!

  「校长…别…舔…我的…奶…头…痒…!」汤太小声的哀求说。

  汤太果然太久没吃过肉味,我的舌头只是轻轻的撩弄几下,她已经忍耐不住而发出哀求,信任她的下体已经翻起浪,现在已经其痒无比了!

  我吸完了一个奶之后便吸另外一个,我的手握着她的乳房,嘴巴张开对着奶头,然后用手一挤之下,一条直线的奶水射到我的口中,接着我把嘴巴迎上,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奶头,便出力的狂吸。

  汤太被我这一吸马上仰开端发出轻微的吟声,还有很重的呼吸声,双腿不停的张张合合,手上的指甲深深插在我的背肌上!

  狂吸了一阵总算把汤太的奶水吸干,虽然已经结束吸奶,但我贪婪的手还在 她的大乳上揉搓了几下!

  「校长…您…该吸…好了…吧…!」汤太很羞的说。

  「汤太!是的…但…还是没有了…!」我吞吞吐吐的说。

  「校长!怎幺了?胃还痛?我奶水不够吗?」汤太紧张的问。

  「不是…!妳的奶水很充分,现在已经不痛了!」我说。

  「那您还有什幺问题呢?」汤太说。

  自从我吸了汤太的奶之后,她开端没有那幺害羞和紧张了!

  「真的要我说出来?」我问。

  「校长!您对我母女俩那幺好,有什幺事不妨直说!」汤太紧张的说。

  「汤太…我不怕告诉妳…我的舌头吸了人奶后,舌头很敏感会发痒,好像小 婴孩发出的热痒一样,会其痒无比很难受!」我说。

  「是呀!我听老人家说过,那有什幺方法解决呢?」汤太问。

  「我不敢说。」我装成很季屈的样子说。

  「校长您就说吧!有什幺敢与不敢的呢?我的奶都给您吸过了!」汤太脸红 说。

  「那好吧!我说出来妳可别笑我呀。!」我说。

  「校长!您说吧!我不会笑您的!」汤太说。

  「我的舌头髮痒要用女人淫水才干止痒!」我说。

  汤太听了脸上红了一片,被我这一句话吓呆了!

  汤太…妳怎样了?没事吧?」我问。

  「校长!我没事!听到您的舌头这样感到很惊吓!」汤太脸红的说。

  「我知道会很难令人吸收,不过…哎!」我说。

  「校长…您拿了要的水怎样涂上舌头呢?」汤太好奇的问。

  「汤太!妳真的要我说吗?」我说。

  「是呀!突然感到很好奇,如果您不方便说就不用说!」汤太说。

  「汤太!我的舌头要舔女人的那里!」我指着汤太的阴户说。

  「啊…什幺?要用舌头舔这里…?」汤太脸红的说。

  「所以我刚才说到一半就不敢说,就是这个原因!」我说。

  汤太听了后说不出话来,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想请问您一件事…以前您请的奶妈有吸收您这个请求吗?」汤太问。

  「我没有向她们提出这个请求!」我说。

  「为什幺呢?」汤太说。

  「舔女人那里…也要看对方是谁,要不然我情愿舌头痕痒了!」我说。

  「这也是…那你怎幺会向我提出呢?」汤太紧张的问。

  「我不知道…算了!我先和盈盈出去买电话,顺便买点日用品给妳们。」我 说。

  「校长!真多谢您了!」汤太感谢的说。

  我和汤太收拾好衣服走出大厅,当我看到盈盈的时候,她的脸色很害羞,我 料想她必定是偷窥房里的情况了!

  「盈盈我们去买电话了!」我说。

  「校长!您买一部行了盈盈那部不必买了,让您太消费我不好意思!」汤太 说。

  「这…我和盈盈先出去了!」我说。

  盈盈听到母亲说不必买电话给她,很扫兴的低着头不语!

  「盈盈出去要听校长的话,别四处乱跑知道吗?」汤太吩咐盈盈说。

  「嗯…!」盈盈很不高兴的应了一句话。

  盈盈在车上一句话也不说。

  「盈盈!我先回家换件衣服,好吗?」我问。

  「校长!您随便吧…盈盈没问题!」盈盈说。

  我驾着车直奔回家,盈盈没有电话感到不高兴,可是我心坎却很高兴,料想要是舔这般女孩的嫩奶,必定会很高兴刺激了!

  车子很快抵连家里,我进到屋里坐在沙发上和盈盈聊起来,进行我的淫打算。

  「盈盈为何不高兴呢?」我问盈盈。

  「没什幺!」盈盈答。

  「妳是不是很想拥有一部手提电话呢?」我问。

  盈盈听到后立刻笑了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我最爱好是她的嘴巴了!

  「是的,校长!」盈盈说。

  「是为了在同学面前神气吗?」我问。

  「这…我很爱好手提电话,班上很多同学都有…所以我很渴望能有一部。」「妳想我买一部给妳?」我问。

  「我…不敢…!」盈盈答。

  「如果我肯买呢?」我问。

  「校长!真的吗?」盈盈高兴的问。

  「是的!我买一部给妳不是问题,那我有什幺利益呢?」我问。

  「校长!我会更加努力读书!」盈盈脱口而出!

  我给盈盈气逝世了!妳读书关我屁事呀!

  「除了努力读书还有呢?」我色迷迷的望着她的奶。

  「我…不知道…!」盈盈很紧张的说。

  「盈盈!妳刚才在门外偷看,我和妳母亲在房里的情况,对吗?」我问。

  「我…没有。偷看…!」盈盈小声说。

  盈盈算是聪慧,知道什幺该说和不该说,我就是需要这类聪慧的女孩!

  「那算了!我回房间换衣服,妳想明确落后来房间找我吧!」我转身进房免费菠萝视频app下

  我佩服自已说了这句话,妳想明确落后来房间找我,够威严,够诱惑!

  「没多久盈盈果然敲门进来!」

  「是盈盈吗?进来吧!」我说。

  我故意脱掉裤子,身上仅有一条内裤,当然盈盈进来房间,看到我只穿着一 条内裤在剃鬍鬚,十分为难脸红的站在一旁。

  「盈盈!房间没有椅子坐到床边吧!」我说。

  盈盈提心吊胆过去床边坐下,我从镜子看见盈盈的眼睛偷偷望我下体。

  「怎样了盈盈,有话要告诉我吗?」我问。

  「校长…我刚才讲了骗话,其实我有…在房门外…偷看…!」盈盈小声的说 。

  「我早就知道了!」我说。

  「校长…我说了实话您会不会…买部手提电话给我呢?」盈盈勇敢的问。

  「我刚才不是告诉过妳了吗?我有什幺利益呢?」我说。

  「请问…校长…您想要…什幺利益呢…?」盈盈脸红的问。

  我料想盈盈已经知道我想要什幺东西了,只是为了矜持而假装的不懂,现在的女孩真的是无药可救,不过对我来说却是一件喜事!

  「盈盈!妳有没有听到我和妳母亲谈话中的最后内容?」我问。

  「有,我听到难道校长您想要我…让你…舔…这里…?」盈盈脸红的指着下体。

  我对着脸红的盈盈点点头!

  「这…这…!」盈盈想说又说不出口,不停的在自我挣扎!

  我应当已经成功了,干脆来个速战速决吧!

  「盈盈妳刚才是否一直偷望我这里?」我指着自已的鸡巴问。

  「我…我…!」盈盈想说又说不出口,只好点头承认了!

  「那我就让妳摸一下,妳过来!」我说。

  盈盈慢慢一步一步很畏惧的走上前,当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把内裤拉下,露出一条多毛的大阳具! 校长…您…吓坏我了!」盈盈脸红的说。

  「盈盈!妳不是想要一部电话吗?」我问。

  「是!但我…很怕!」盈盈说。

  「妳过来摸摸它,就不会怕了!」我说。

  盈盈很羞的望着我,伸出发抖的手摸在我的龟头上,一只冷冰冰的小手摸在阳具上,刺激令它马上慢慢的挺起,刚才在吸奶过程中,我已经把慾火抑压住,现在它如释放的鸟不受任何抑压之下,很快在女孩面前挺了起来。

  「用妳的嘴巴亲亲它!」我说。

  盈盈很无奈把嘴唇印在我的龟头上,这一下龟头和处女嘴唇的接触,简直让男人消魂极了!

  「用妳的舌头舔一舔它!」我命令的说。

  盈盈伸出一条小小的舌头,很畏惧的在龟头舔了一圈!

  「盈盈张开妳嘴巴把它含在嘴里!」我说。

  盈盈张开樱桃小嘴然后勉强的含着我的龟头,望着她的小嘴含着大阳具,慾火突然狂升,我感到全身发烫很想把阳具顶进她的嘴巴!

  如果她的桃源洞也是这般小,那就更舒服了!

  盈盈的表情好像很难受似的,闭起眼睛像吃喝苦药一模一样!

  龟头给盈盈陌生口交技巧下碰到她的牙齿,却带来了一点点痕痒的痛,这种感到是舒服的,因为心理上得到她的第一次!

  盈盈含了片刻,差不多已经吞下了一大半,阳具把盈盈的口塞得满满的,实在很满足呀!

  我拉起盈盈到床边。

  「盈盈只要妳肯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叫妳母亲多疼妳,刚才妳看见我和妳母 亲在房里做什幺吗?」我问。

  「我看见!」盈盈脸红的说。

  「我和妳母亲在房里做什幺了?妳告诉我!」我说。

  盈盈想了一回,脸红着勇敢的说了。

  「校长!您在吸我母亲的奶!」盈盈不好意思小说说。

  「对了!只要盈盈妳听话,校长我会买很多东西给妳,我会让妳成为学样最 神气的学生,下次开学让妳当班长,我会让妳有好的成续,知道吗?」我说。

  盈盈听我讲了后很开心的笑!

  「那妳会听我的话吗?」我问。

  「校长!我会的!」盈盈这趟很快的应了我。

  「盈盈!如果刚才我吸不够妳母亲的奶,妳会怎幺辨呢?」我问。

  「校长!但我没有奶!」盈盈害羞的说。

  「如果我想吸没奶水的奶呢?」我淫笑的问。

  「那…就…吸我。的吧。可以吗。?」盈盈鼓起勇气的说。

  「嗯…妳是处女吗?」我问。

  盈盈猛点着头!

  「如果我现在想吸没奶水的奶呢?」我再一次的问。

  盈盈听了很紧张的用手扭着衣角,不敢正面望着我!

  我把手慢慢伸到盈盈的胸部,我可以感到她看到我的手很惊吓,但又不敢迴避的,像等候行刑的囚犯一样,头额上不停的流汗!

  我的手终于摸到盈盈的奶上,创造这个嫩奶也不是很小且够弹力,用手揉着它有一种柔软的感到,更享受的看着盈盈那却拒还迎的表情!

  揉了几下盈盈的脸红了起来,而且加重了呼吸声!

  「盈盈…把衣服脱了好吗?」我问。

  「这…!」盈盈开端解开她衣上的钮扣!

  —粒一粒的解你终于把身上的钮扣全解开了!

  「快打开衣服给我看看!」我说。

  盈盈很无奈的把上衣慢慢的打开,终于让我看见她嫩小的乳房!

  「盈盈把胸围也脱了!」我说。

  盈盈双手到背后把乳罩解了,然后很害羞的胸围慢慢的拿开!

  一对嫩小的乳房和两粒粉红色的奶头在我面前,这是我最爱好的奶头,忍不住把嘴亲在奶头上,另一只手轻轻扭弄着另一粒奶头!

  把盈盈的乳房放在乳房上揉着,用舌头挑逗嘴中含着的奶头,渐渐发觉盈盈的奶头已经挺起,发涨而硬了!

  「嗯…校长…你舔…得我的乳…很痒呀!」盈盈心慌的叫着。

  「盈盈!妳的胸团也是很旧了,想不想买一些名牌的呢?」我问。

  盈盈听了很开心的望着我!

  「校长!您是说买那个女明星拍广告穿的那种格式?」盈盈惊吓的问。

  「是的!只要妳爱好听话我必定买给妳。」我淫笑着说。

  「谢谢您了!校长!」盈盈开心的叫。

  「那妳会完成妳母亲未完成的工作吗?」我问。 盈盈听我问她会不会代替母亲未完成的工作,脸色即刻浮现一片紧张透红色!

  「校长…您是…说…要…亲…我…这里…?」盈盈慌张的指着下体问道。

  「嗯…!」我点点头答。

  「校长…您不怕……不…卫生…吗…?」盈盈害臊的问。

  「不怕!妳下面现在还会痒吗?」我舔着她的乳头问。

  「校长…我…是有…点…痒。!」盈盈说。

  「盈盈妳平时试过有这种感到吗?」我问。

  「校长…我试过很多次…!」盈盈脸红的说。

  我的手一直揉搓盈盈的乳房和扭着她硬起的奶头,她那平滑的小腹和细腰,和弱不禁风人的小山丘,使我爱不释手!

  「什幺情况之下妳会涌现这种感到呢?难道是妳男朋友?」我问。

  「不是!我没有男朋友,是我曾经看到父母亲他们。所以…!」盈盈羞着说。

  「那妳接着怎幺样去解决痕痒呢?」我紧张的问。

  「校长!我是用…手…摸……这里…!」盈盈说完害臊用手遮着脸。

  看着处女的羞怯表情,是人生一大快,当我的手从盈盈的裙底摸上去,她身上传来的发抖更叫人血脉沸腾!

  「盈盈!妳想替妳母亲做她未完成的事吗?」我问。

  盈盈仍用手遮着脸孔,只是点头的答应我。

  「盈盈…那我脱下妳的裙了,好吗?」我问。

  「嗯…!」一种似有似无的答複,奈人寻味!

  我将她的裙扣鬆了拉下一条小拉鍊,这条拉鍊虽然很短,但我的心却跳得很急,这条并不是普通的拉鍊,是处女的拉鍊,我知道只要我一拉,我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一份的满足感,实在难以用笔墨来形容呀!

  裙子脱掉之后是一条女孩的内裤,内裤上没有任何通花或蕾丝之类的,只是普通一件洗了不知多少遍的烂内裤,但穿在处女的阴户上,却身价百倍!

  我的创造内裤已经是湿透,阴户正向想摆脱内裤的束缚!

  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对!身上的束缚是不该这时候拥有的!

  「盈盈!我脱下妳的内裤,等会也买一些新的给妳,好吗?」我问。

  盈盈在矜持下不作答複!

  「不答应就算了!」我们装不高兴的说。

  「不!」盈盈紧张一个不字脱口而出!

  「盈盈!那妳自已脱吧!」我套着自已的阳具说。

  盈盈的手从脸上拿开,看见我在套阳具,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然后慢慢把身上的内裤脱下!

  「校长!妳会用这个…插…我这里吗…?」盈盈低着头问。

  「盈盈!妳想我插吗?」我问。

  「校长…我真的很怕!」盈盈说。

  「别怕!快把妳的内裤拉下来!」我催促盈盈说。

  终于!处女之宝浮现在我面前,只差盈盈没说出任君品嚐!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此刻房间好像变成往日电视所看到的片断,每当女主角被破处,总有一场大风雨涌现,而现在我正是片中的男主角,只不过少了一些闪电行雷之声,我创造本来我很适应拍这类影片,因为我临危不乱!

  我望着那少数阴毛的处女穴,马上离开盈盈的双腿,找寻那粒不见天日的嫩豆,拨开两片嫩红花瓣,终于看到一粒小小的花蕾!

  盈盈的阴穴不曾有异性的手摸过,她的阴穴被我这一摸,淫水马上涌了出来,她的双手不是揉搓自已的乳房,而是紧紧的捉着床单!

  我忍耐不住那粒嫩豆的勾引,马上伸出了舌头,用舌尖轻轻挑逗嫩豆,然后把嘴唇也一起贴在她的阴唇上,最后把她的阴核藏在我的嘴里。

  处女始终不会享受,只会感到痕疗和不习惯,身材不停的扭动,口中除了一直喊着不要或痒之外,还有一些粗暴的呼吸声!

  我扑上去盈盈的身上,把我的阳具贴在她芳草之地!

  「校长!你下面那个…很烫…很不习惯…可不可以…拿开。?」盈盈说。

  「盈盈!妳下面不是很痒吗?」我亲着盈盈问。

  「是……但我……不会讲…嗯…!」盈盈满脸通红的说。

  我强行离开盈盈的双腿,然后把龟头贴在挑源洞口,接着把腰力一沈,慢慢将龟头藏在她城门中!

  对!蓬门今始为君开!

  「啊…校长…你真的插…进来…啊…我…啊…痛…很…烫…!」盈盈嘶叫的喊。

  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除了给盈盈语言上安慰,其它的我也不管了,现在只想完成最后一步====破处!

  「盈盈!只要过一阵子就不会疼痛了,妳先忍着!」我说。

  我狠狠的一插,终于把盈盈的处女膜给插破了,一阵满足感涌上我心头,这时候那一阵珊珊来迟的闪电和雷声也到了!

  一切已成为事实!

  盈盈流下的眼泪也是事实!

  「啊…痛…逝世…了。!」盈盈哭着说。

  「盈盈过一会就不痛了!」我说。

  「啊……还是很痛呀!」盈盈用手护着小腹喊说。

  「过一会就不痛了!」我充耳不闻的持续狂抽!

  我拚命发动一次狂抽,最后,不慎把浓精射到盈盈的体内!

  我躺在床上喘气,阳具吐出白沫后也软了下来!

  最后我陪盈盈买了一些物品就送她回家!

  第二天,我在校长室里打文件,不警惕扭伤了手指,这是不祥之兆呀!

  「请问你是马小仁校长吗?」几名男仕说。

  「我是的!」

  「你现在涉嫌一宗强横女生案,现在未必事非要你讲,但你所讲的一切将会作为呈堂证供,明确吗?请!」一名男仕说。

  我听了之后如睛天霹雳,怎幺会这样呢?

  我望着冷如霜的张老师和校花佳佳与文文,感到一片无奈!

  为何?为何?我的打算会遭损坏呢?我不明确呀?

  当我步上警车的时候电话响了!他们让我接这个电话「校长!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我回家小腹疼痛,由救护车送到医院,医生检查知道我是阴道破损发炎,最后是医生报警的!对不起!」盈盈哭着说。

  「盈盈!我不会怪妳,我只怪我有一条大阳具和祖宗的风水穴!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好色邻居搞妈咪        公司旅游的日子       老柯意外的春天        哑姑性事       来喝咖啡的独居女人
父亲调教了我们母女        车上被征服的女人        妻子的背叛        被公公送给别人操的儿媳
我们强悍的女经理         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